114中文网 > 丹武毒尊 > 第三千三十五章 破绽

第三千三十五章 破绽

114中文网 www.114zww.com,最快更新丹武毒尊最新章节!

    南宫钰有些怅然的笑了笑,如果不是之前就已经知道西门城会对他们出手的话,现在也一定会因为吃惊的缘故而绝望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的南宫钰却不同,因为有着帮手的缘故,并且还早早就做出了准备,故此他现在也非常有信心。这一次,他也想要和西门城拼出一个胜负来。

    既然你们所谋甚大,那么就让你知道,有时候的谋取同样是需要付出代价的。算计别人,同样也要做好被别人所算计的准备。

    “我们明争暗斗这么多年,从未如此正面冲突过。看来这一次,你不将南宫城彻底覆灭,是不会罢休了。”南宫钰苦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西门绝笑了笑,他也并没有否决这样的说法。他谋划了这么多,搞出这么大的阵仗,当然不可能是闹着玩儿的。如果这一次能够将南宫城直接拿下的话,自然是最好的。

    甚至,那是必然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看来你已经接受了这个现实。”西门绝笑盈盈的说道。

    现在西门绝的心中也非常的畅快,这便是建立功勋的大好机会。西门城在这数千年的积累之中,终于可以厚积薄发,走向一个全新的高度。

    如此,他的心中又怎能够不激动?甚至,他接下来所需要做的事情,也将会非常的简单,那就是将南宫城的人全部诛杀。

    这时候,萧扬则是将毒灵幡插在原地,向西门绝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西门绝看着赵云捱走来,眉头微微一皱,这个家伙在这个时候想要干什么?

    这样的举动,不论怎么看,都让人觉得有些反常。

    “西门家主,这一次我算是完全得罪南宫城,若是此间事情散播出去,恐怕名声也会受损。不过您答应我的好处,不知还算数不算数。”萧扬道。

    现在萧扬想的也非常简单,那便是尽可能的接近西门绝。若是能够再出手将其拿下的话,那么接下来的战局就会出现一面倒的情况。

    不然在算计之中最后还需要硬碰硬的话,别的不说,恐怕南宫城的损失也不会小。

    而且已经走到了这一步,双方都是不可能善罢甘休的,所以这一场仗是非打不可的。

    既然要打,那就要用尽全力去一战,如果能够再从中找到一些机会的话,那么状况自然就会有着很大的改变。

    事情能够简单一点解决,又何必去复杂呢?

    听到赵云捱的这般话语,西门绝也笑了起来,他还以为这个家伙有着什么其他的谋划。

    不过在这个节骨眼儿上他再提此事,也是正常。赵云捱的功利心本就非常沉重,因为过于想得到的缘故,所以才会患得患失,甚至是去反复确认。

    这般一来,那么此事不论怎么去看,都会变得简单许多。

    甚至在西门绝看来,赵云捱越是急功近利,那么这种人的缺陷就越大,更加容易控制。

    如果说赵云捱付出这么多,最后还表现的一副无欲无求的模样,这样恐怕才最是让人为之忌惮的!

    表现的无求,往往都在预谋着更大的索求。

    “老赵你放心便是,早就说过,我的眼光从来都不在四城之中。到时候,是城自然需要搭理,而你熟稔南宫城事物,这城主之位,当然是非你莫属的。”西门绝的脸色也变得缓和许多。

    虽然在这个时候赵云捱开口让他觉得有些不爽,但是这人心还是要安抚下去的。

    纵然现在已经算得上是木已成舟,但是却也不能和赵云捱翻脸。不然的话,其他地方的棋子一旦知道是这样的下场,恐怕都会纷纷变节。

    想要成就大事,有些事情自然而然也是不能去计较的。

    成大事者不拘小节,便是如此。

    萧扬闻言,也装作一副满意神态,觉得很是舒服。

    西门绝看着‘赵云捱’的情绪已经平定下去,顿时心中也暗自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只要这个家伙不在继续闹下去,那么此事也就算是结束了。

    看着那个重伤倒在地上的南宫钰,西门绝的心中就觉得有些悲凉。

    想当初他们在少年的时候就开始相争,一直以来都没有分出一个胜负来。这个对手,在时局的算计和碾压之下,终究还是要退出舞台了。

    “赵云捱,你当真以为西门绝就那般好说话?我作为他的宿敌,自然理解他的为人,那是不可能的。”南宫钰冷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这话一出,顿时‘赵云捱’的脸色也再度变了。

    他盯着西门绝,似乎想要知道一个准确的答案。

    此刻,西门家的一些人都开始面有怒容,看着赵云捱,做大事这样婆婆妈妈,像什么话?

    “老赵,你现在已经不能回头。南宫钰现在所言,不过只是想要离间我们罢了。你可不要做傻事。”西门绝沉声道。

    现在西门绝眼中的‘赵云捱’的确是有些不稳定的,故此现在安抚好他的情绪,也是必然之事。

    萧扬听着这些话,心中也觉得好笑。

    已经到了这个时候,二人都还在假惺惺的对持。

    不过现在西门绝不着急动手,那也是可以理解的,他如今乃是一副胜利者的姿态,自然也是要多显摆一下的。

    南宫咎等人这时候对赵云捱更是破口大骂,这样的人,简直不是人。

    对于这些话语,萧扬只是听着,又悄然向前面走了几步。

    现在他和西门绝的距离也越来越近,如果能够再近一点发动突袭的,那么成功率也将会变高许多。

    机会是找出来的,而不是等出来的。

    再者这一场战局,恐怕西门绝也不会参与,只需要他大手一挥,在这样的情况下,身后的这些人就足以迅速将南宫城的人剿灭。

    “我记得赵云捱的境界乃是七阶,你何时跌了境界?”这时候,柳深渔忽然眉头一横,沉声道。

    此话一出,顿时西门绝的眼神中也闪过一丝诧异。

    南宫钰等人的心中也不禁为之一紧,这个家伙是谁,居然一眼就看穿了来路?

    萧扬暴起发难,手中剑光一闪,奔腾而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