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140.高级祭品

海逸小猪 / 著投票加入书签

114中文网 www.114zww.com,最快更新海兰萨领主最新章节!

    苏尔达克和酒保在酒馆后面这间仓库改成的诊疗室里忙碌到凌晨,才算完成了蓝桥要塞这边的受伤强者们全部救治工作。

    紧跟着第二天还要为死去的强者举行悼念仪式,这几乎是要塞所有人都要参加的活动,每当要塞里有人死去的时候,身为要塞指挥官的阿道弗斯大人就要举行一场悼念仪式,祭奠那些死去的英灵。

    这不仅是为了悼念同伴,也是为了更加明确心中的信念。

    守在大战场的生活是相当乏味的,这里远离罗兰大陆,能够来到这边的,几乎全部都是二转强者,就连要塞里的厨师、仓库保管、军械维修师这些都是二转强者担任的,这些人在格林帝国至少都可以成为军团长,但在这里却只能默默无闻的坚守。

    第七区的这条防线是整个罗兰大陆负责的,格林帝国仅仅只是占据了第七区的东北角,北部中间一片地带则是由东部大陆银月精灵们驻守,西北部则是由埃提亚联合王国驻守。

    除了后面这三处驻地之外,东部大陆和帕伊高原的兽人部落、矮人国度,蛮荒沼泽蜥人一族等等,都在第七区拥有着一席之地,只是他们的驻地位于三处驻地的夹缝之中,占据的土地面积并不是很大,但却都是一些易守难攻的要塞。

    格林帝国凭借着强大的构装骑士和数量众多二转强者,占据着第七区东北角四道山岭,总计二十七座要塞。

    算是第七区最大一片驻地,不过随着帝国本土各个领主拥有的位面频频爆发位面战争,驻守在要塞这边的二转强者大量被抽调回格林帝国,导致大战场这边强者数量严重不足。

    现在格林帝国派遣到大战场中的强者数量,仅仅只有巅峰期时候数量的一半儿。

    而且现在涌进大战场的魔族势力却是越来越强大,除了大量的魔族战士之外,还有一些擅长魔法攻击的邪眼和擅长刺杀的暗影魔,一个月之前,维克要塞的一位大法师就在要塞中遭到了暗影魔的刺杀,尽管那只暗影魔当场被围杀掉,但是那位大法师也因为身体感染了黑魔气,就在前不久不幸去世了。

    对于格林帝国来说,拥有数量庞大的一转构装骑士团,但是这么多一转构装骑士当中,能够冲破那个瓶颈成为二转强者却是少得可怜,每一位二转强者对于格林帝国来说都非常的宝贵。

    所以每次有人战死,阿道弗斯指挥官都会举行叨念仪式。

    仪式就在公共区域酒馆前面空场举行,靠着物资仓库墙壁上摆出那两位强者生前的遗物,这时候的酒保又会成为一位写实派画家,将寥寥几笔勾勒出来的素描贴在墙上,每张画的右下角签有逝者名字,出生与死去的日期,并且还会写上一句悼念的话。

    苏尔达克平时没怎么注意到这面墙壁,现在才发现整面墙壁上居然排列这长长一排画像。

    他混在人群中,萨弥拉和安德鲁都站在他的身边,大家默默地听着阿道弗斯指挥官说着逝者生平事迹,最后大家站在公共区域集体默哀三分钟,简单的悼念仪式便算完成了。

    大家离开公共区域之后,萨弥拉沿着这道墙壁慢慢地往里面走,她专注地看着墙壁上的画像。

    嘉利.德克尔靠在物资后勤组的门口,双手环抱在鼓胀的胸.前,那条重铠裤甲虽然让她两条腿显得十分粗壮,但是却难以遮掩她双.腿的修长,她肩膀上缠着止血绷带,要不是她穿的魔纹构装肩甲足够坚固,昨天那一战斗中,恐怕她整条右臂都会被进攻蓝桥要塞的魔族战士一刀斩断。

    这条止血绷带还是苏尔达克帮她缠上去的。

    现在看到她,怎么都不像是肩膀处有道深及见骨伤口的伤员。

    苏尔达克停住脚步,嘉利.德克尔脸上带着淡淡地笑意,主动走上前一步伸出右手,对苏尔达克说道:“这次我来是要当面谢谢你,之前的事是我过于任性了,现在我想重新认识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好,苏尔达克圣骑士,我是亚贝巴行省的嘉利.德克尔。”

    苏尔达克在嘉利.德克尔手掌上拍了一下,板着脸说道:“虽然恢复得还不错,但是这两天还是要注意一点,不能随便乱动。”

    说完便走进了后期组。

    老海曼这时候已经站在柜台前面,古力特姆在家房间角落里继续酣睡。

    “萨弥拉呢?这都几点了还不过来!你今天还要继续整理仓库!”老海曼闷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知道了,她马上就会过来!”苏尔达克笑了笑,和安德鲁一起走进后面的仓库里。

    “头儿,我们还要在这里做多久,不是说好了要进巡逻小队吗?”安德鲁走进后勤仓库,便对苏尔达克继续抱怨道。

    苏尔达克轻轻地咳嗽了一下:“咳咳,我昨天摔得很重,至少也要让我再休息几天吧!”

    昨天的那场战斗,不仅是出去进行围捕活动的贝纳剑士们收获了一些战利品,守在蓝桥要塞的亚贝巴构装骑士们也收获了一些战利品,以至于后勤组的物资仓库里堆满了一些沉甸甸的封魔箱。

    中午的时候,老海曼便把这个任务交给了苏尔达克和安德鲁,他们俩不需要继续整理仓库里的各种物资箱子。

    而是将这些崭新的魔族战士头颅全都剖开,取出里面蕴藏的魔核,收集这些魔族战士头顶的恶魔之角,有的魔族战士的眼睛也会发生一些变异,能够从眼眶里找到一些晶石,其余那些垃圾就要全部丢到要塞后面的焚烧炉里彻底烧掉。

    每天中午,老海曼都是吃过午餐之后,再去睡个午觉。

    他这时候就有些困倦了,伸手敲了敲僵硬地肩膀,对苏尔达克说道:“老了老了,身体各个部分就像生锈的机械零件,都不那么好用了”

    苏尔达克指着柜台上摆着的一颗魔族战士头颅,对老海曼问道:

    “这些恶魔之角值钱吗?”

    老海曼眯着的眼睛里透出无比的精明,随口说道:

    “不怎么值钱,这些恶魔之角不适合制作魔法武器,不过倒是有很多炼金师愿意收购,用来制作一些黑魔粉,你有什么想法?”

    苏尔达克坦然说道:“我想要点儿取出魔核之后的头颅!”

    老海曼翻了翻干涩的眼白,思考了一下才说:“你把这些魔族战士头颅里的魔核都挖出来,剩下的这些可以都留给你,不过想要将账目抹平的话,这边不收取金币和魔晶石,每拿一颗头颅你需要补偿仓库一杯黑魔粉。”

    老海曼将桌面上一只茶杯推到苏尔达克面前,又补充了一句:“当然,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搞到手。”

    看到苏尔达克一脸迷茫,老海曼便提示了一句:“黑魔粉在混沌要塞的杂货铺就能买到,黑魔粉大概可以用魔晶石买到”

    苏尔达克爽快地答应道:“可以!”

    老海曼挥了挥手表示成交,随后又对苏尔达克叮嘱道:“这里一共有一百二十七颗头颅,所以这批黑魔粉可不是小数目!”

    “我听说死灵巫师们喜欢到战场上收集各种头颅制作饰品,你不会也有这要种兴趣吧?”老海曼向苏尔达克追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苏尔达克立刻摇了摇头说道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老海曼走之前又对苏尔达克吩咐道:“那样就好,记得把取出来的魔核写上编号,这东西需要存进金库里面的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苏尔达克立刻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老海曼说黑魔粉不便宜,苏尔达克就知道这次要花掉一笔魔晶石,才能将这些高级祭品搞到手。

    整整一下午,苏尔达克都在收拾这些高级祭品,取出魔核之后的魔族战士头颅表面依然沾染这大量黑魔气,就算苏尔达克拥有圣光之力,双手抱着这样的魔族头颅,依然被黑魔气腐蚀得生疼。

    他将这些魔族战士头颅迅速装回封魔箱里,便统统装进了魔法腰包。

    到了晚上,苏尔达克将萨弥拉喊道他的房间里,让萨弥拉在房间里守着。

    要是有人找他的话,就让萨弥拉到门口应付,苏尔达克却通过虚空之门返回了熔岩矿洞。

    阿芙洛狄眯着眼睛,侧着身体躺在藤椅上,贴身剪裁的黑魔长袍让她的身形显得凹凸有致,低胸领口出现了清晰分明的轮廓,在不盈一握的腰肢衬托下,让人有一种立刻就想扑上去的冲动。

    两名女狗头人跪在藤椅前面,正安静地为阿芙洛狄捏腿。

    她斜着眼睛看到从虚空之门中走出来的苏尔达克,嘴角微微上扬,问道:

    “怎么?有什么需要我帮你做的?”

    苏尔达克坐在阿芙洛狄的身旁,一条胳膊搭在了她曲起来的膝盖上,说:

    “嗯,好久没有回白林了,我想去看看那边的领地。”

    阿芙洛狄翻了翻白眼儿,拨开苏尔达克的手臂,直言不讳地说道:

    “你想赛琳娜了的话就直说,又没人会取笑你!”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一句话堵得苏尔达克半天都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    阿芙洛狄见苏尔达克坐在一旁悻悻不说话,便问道:“要不要我经过沃尔村之后,在绕路去鲁伊特城一趟?”

    “这个到不用。”

    苏尔达克答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