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14中文网 > 汉冠 > 第一百七十六章 兵不厌诈灭匈奴(1)

第一百七十六章 兵不厌诈灭匈奴(1)

作者:雨落未敢愁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推荐本书
114中文网 www.114zww.com,最快更新汉冠最新章节!

    三日之后,南阳王被押解到了廷尉狱中。

    照理说,他应该被押解在关押宗室的大理寺狱,但是...皇帝司马遹让他在廷尉狱,一切就不言而喻了。

    在关押监牢的时间里面,司马遹没有去见南阳王,也没有让其他人去见南阳王。

    而是在朝中对南阳王进行审判,即便是燕王与淮南王极力反对,但皇帝司马遹杀南阳王的心,已经是大起了。

    从南阳王假借献宝的名义,去刺杀广元侯开始,南阳王便上了皇帝司马遹的必杀名单了。

    之后南阳王加入齐王的队伍,将淮南王所部杀得是丢盔卸甲,在皇帝司马遹心中,南阳王司马模就更活不了了。

    他可以放过赵王司马伦,他知道赵王是在装疯,之所以放过赵王,是因为皇帝觉得赵王对他并没有多少威胁,但是南阳王不一样。

    他会领兵,手底下也有将领人马,现在又与他敌对,如今被关押在廷尉狱中,对他这个皇帝,肯定是怨恨再三的,既然你怨恨了,那么,你便没有活下去的资格了。

    你必须死!

    而且...

    今时不同往日了。

    若是换在之前,皇帝司马遹对付南阳王司马模的时候,还需要思考一下,但是现在,他已经是一点都不需要思考了。

    因为前线作战的,已经不是淮南王司马允了,而是广元侯!

    广元侯太强了,实在是太可靠了,可靠到他已经有了对付宗王的自信。

    只要广元侯在前线能够取得战果,别说他现在将南阳王杀了,就是将赵王成都王杀了,这天下人也不敢反对。

    因为他有广元侯,汉武帝有卫青霍去病,朕也有广元侯!

    广元侯,这便是皇帝司马遹心中的底气所在。

    是故...

    南阳王十日后问斩的消息,一时间在雒阳飞传。

    一时间,雒阳震动,天下震动。

    宗王们在兔死狐悲物伤其类的同时,对皇帝也是开始恐惧起来了。

    不少跟着齐王起事的宗王,也陷入犹豫之中了。

    皇帝是真敢杀宗王的,现在齐王势头不如广元侯,若是齐王输了,那他们岂不是必死无疑?

    趁现在做的事情还没有太绝的时候,不若去与皇帝司马遹服软认错,或许有责罚,但这个责罚,不至于丢了性命。

    这是懦弱宗王们的想法。

    当然...

    也有性子烈的的。

    有的人已经是跟齐王起势了,而且与南阳王司马模的关系不差,现在知道南阳王要被杀,心中自然是愤懑,而且将之前的侥幸也丢掉了。

    他们知道,这一战,不是荣华富贵,获得至高无上的权力,便是成为第二个,第三个南阳王,成为皇帝刀下的亡魂。

    皇帝的这个决定,在宗王心中掀起了不少涟漪,也润物细无声一般,改变着战局的变化。

    王生要面对的敌人,已经是变得更加果决了。

    当然...

    王生也收到了几个宗王的投降信,奉上美人财物,希望他能够在皇帝司马遹面前,给他们美言几句。

    “这些宗王,当真是土鸡瓦狗,不值一提啊!”

    王生与张宾对弈,脸上有着笑意。

    自从他赌对了之后,这天下的局势,他便更好把握了。

    对于齐王,他已经是占据上风了。

    张宾落下白子,轻轻一笑,说道:“宗王确实拿得上台面的不多,南阳王虽然猖狂,但在宗王之中,倒也是上佳的了,不过...陛下要杀南阳王,对主公来说,着实是增加了不少难度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

    王生深以为然。

    “之前对付那些宗王家兵,都是一击即溃,之后遇到,恐怕便是一块硬骨头了,但也不是全然没有收获,现在齐王那边,我们不就已经有了好几个棋子了?这些棋子,说不定关键能够给我们带来不小的惊喜。”

    张宾轻轻笑了笑,说道:“这倒也是。”

    他心中感叹一声,现在齐王势弱,自家主公的智谋,齐王几乎没有翻身的余地了。

    现在齐王能不能活,能够活多久,其实都在王生的一念之间。

    若是王生想着养寇自重,齐王最好还是活着的好,但...

    若是杀了,也不是不可以。

    打败齐王,王生在朝野之中,势头必然一时无两。

    毕竟王生身上的功勋实在是太多了,年纪虽然轻,但有霍去病的前例在,他做西晋的冠军侯,也无人敢说二话。

    不过...

    坏处也是显而易见的,以皇帝的多疑,王生的下场,恐怕是不比霍去病好的。

    能够病死,恐怕都是好结局了。

    “待刘渊领兵过来,而荥阳各地粮食收割完了,便可以动手了。”

    刘渊这个匈奴人,一直都是王生的心腹大患,相比于消灭齐王,王生更想要的是消灭刘渊。

    毕竟齐王势头虽然大,但是论起智谋,论起阴险狡诈来说,根本连给刘渊提鞋都不够。

    后世的历史上,刘渊一脉,也是灭了西晋的罪魁祸首。

    现在能够在刘渊起势之前将其剿灭,自然是要剿灭的。

    不然的话,过了这个机会,下次要再想剿灭刘渊,那恐怕都是多年之后的事情了,而且这个多年之后,恐怕还等不到。

    “只是刘渊扭扭捏捏,原本十日的路程,现在走了十日了,才走了一半,莫非是刘渊看出了什么?”

    张宾眼睛微眯,心中有些担忧。

    “刘渊狡诈,或许确实有这方面的担忧。”

    王生下了一个黑子,脸上倒是没有什么担忧之色。

    “要想刘渊老儿打消疑虑,那也很简单,齐王那边不也是在收割粮草吗?我们派兵前去,不做攻城,只是烧毁粮田,抢收粮草,将大军都压在颍川郡前,做出一副要大战的模样,如此,刘渊心中存疑必然打消,等到他到了预定位置之后,再围而歼灭之。”

    张宾听完王生的话,轻轻点头。

    王生的这个计策,就是虚晃一枪了。

    明修栈道暗度陈仓,项庄舞剑意在沛公。

    明面上去对付齐王,实际上,却是要对付刘渊。

    刘渊即便是再狡猾,在刘聪日夜与王生抵足而眠的情况下,也不会想到,广元侯居然想对付他,比对付齐王更加急切,更加热衷。

    到刘渊发现这一点的时候,恐怕...

    已经大势已去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