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0章狐假虎威

香酥栗 / 著投票加入书签

114中文网 www.114zww.com,最快更新穿成年代文里的傻白甜最新章节!

    第30章狐假虎威

    江湖传闻,陈四嫂和姜甜甜两个人手挽手下山,跟亲姐妹似的。

    陈三嫂听说了,气的呀,牙直抽抽,今天本来轮到她的!但是她琢磨,还不定是怎么回事儿呢。往后挪一天是一天。一旦不用拉拢姜甜甜了,她这排在第三的不定还能少干一天呢。

    结果,就这么点功夫,就听说陈四嫂和姜甜甜亲如姐妹。

    这话,真是很不中听!

    她觉得自己亏了,至于哪里亏了,陈三嫂也说不出来,总之就是亏了。她想要找她男人抱怨一下,但是刚开了个头。陈三哥古怪的看她,锁:“大家关系好,不是很好吗?难不成你还想打仗?”

    最后一句话,倒是带着警惕了。

    他们过惯了稳妥的日子,就稀罕一个家和万事兴。不爱搅事儿的。

    陈三嫂哪里听不出男人话茬儿里的不对?立刻解释:“我可没得那个意思。”

    陈三哥缓和下来,说:“这样就好,你别东想西想,这样的日子挺好的。”

    比起许多人家,他们家过的真是不差了。

    陈三嫂憋了一肚子火,眼看着老四媳妇儿满脸都是笑意,照她来说,家里几个儿媳,最丑就是老四媳妇儿,这大方脸,简直没眼看。不过现在她倒是笑的跟一朵花似的,心情很不错。

    陈三嫂看她进来喝水,小声问:“四弟妹,你今天跟姜甜甜处的还不错啊?”

    陈四嫂睨她一眼,她这个三嫂,小心思且不少的。她说:“那当然,我总算是晓得为什么娘那么喜欢甜丫头了。我原来啊,就是不了解她。真的了解了她才知道,这姑娘人真是贼好。心眼实诚又单纯。”

    陈四嫂嚼着,自己就是吃了读书少的亏,要是读书多,能想出更多好听的词儿呢。

    她说:“六弟妹可真是个顶顶的大好人。”

    陈三嫂嘴角一抽,不知道怎么说,她抿抿嘴,说:“那,你打探来什么没有?”

    他赶紧追问起来,不是去拉拢人的吗?不是去打探消息的吗?那总不能什么也没有打探到吧?

    这么一说,陈四嫂倒是不客气:“哪有刚接触就探听消息的?再说,什么打探不打探的。我是真的把小六媳妇儿当成自家人的。既然是自家人,就没有必要耍那个心眼儿。我可不管你们是咋想的,总之我可干不出来骗人的事儿。我觉得吧,咱们也不用轮着你呀我呀的去拉拢小六媳妇儿,就各自凭心吧。我是正八经想要好好跟她成为好姐妹的。”

    说完,直接去了院子。

    这真是把陈三嫂气个倒仰。

    她想说点啥,可是生生忍住。

    这一家子缺德的哦。

    不管陈三嫂怎么气鼓鼓,陈四嫂反正是飞快的和姜甜甜打成一片。还没咋地呢!三人小团伙就从内部飞快的瓦解了!人生就是如此的无常。

    姜甜甜可不晓得这些事情,她觉得自己现在比较迫切的事情就是屯粮。

    原来她是不知道,但是现在知道了,自然就得多多想办法,不能让自己饿着。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。这话总归是没错的。

    至于囤积粮食最好的东西,姜甜甜现在就初步判断为花生了。

    这东西比较好存放,而且不用处理直接就可以生吃,哪里有这样好的粮食?它可真是比别的粮食方便多了。更更主要的是,花生还好处多多呢,养胃润肺,油脂含量也高。虽说,很多人觉得花生做不得主食。但是姜甜甜觉得,不管黑猫白猫,能抓到耗子就是好猫。不管是能不能做主食,可以吃又能顶住饿就是好东西呀。

    所以,花生,囤货的不二之选。

    别看她自觉自己挺伶俐的,但是要真让她去黑市买粮食,姜甜甜还是挺害怕的。好在,她有陈清风。

    姜甜甜也想,如果没有陈清风,她该怎么办哦。

    也许,人就是要逼一逼的,如果没有陈清风,她大概逼于无奈,就会自己去了吧。不过现在,有人倚靠,姜甜甜立刻就放下了自强自立。

    谁让,她还小呢。

    谁让,她怂巴巴呢。

    嘤嘤。

    果然,陈清风别说跳脱的厉害,真正办事儿一点都不差的,他很快的就把姜甜甜手里的票都换掉了。

    两个人眼神儿一对上,就找了个隐蔽的地方开始算账,姜甜甜:“小风哥哥,你终于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这一天,她其实还蛮忐忑的,毕竟红袖章无所不在,她也挺担心黑市那边的安全情况的。

    陈清风看她大眼睛里浓浓的关心,伸手揉了一下她的头,说:“我这么鸡贼,怎么可能暴露自己。”

    他说:“除了油票,我都给换了钱。我琢磨着人要是总不吃油,真的要完蛋,所以邮票我就没有换。其他的票,我一共换了一百零一块钱。”

    姜甜甜:“好多!”

    她激动的都要转圈圈了。

    陈清风:“主要就是缝纫机票值钱,其他的都没换几个钱,这个票就换了九十五。”

    姜甜甜大眼睛格外的晶亮,她由衷的感慨:“这个这么值钱的啊。”

    陈清风:“你以为呢!现在缝纫机票,自行车票,还有收音机票,这三种最难弄了。而且这个可没有攒的途径,一般厂子根本不会发的。”

    姜甜甜虽然见多识广,但是这个时代的事儿,她还真是完全不懂的。

    虽说也是看过年代文的人,但是看书和实际总是不一样的。她真的好庆幸哦,庆幸自己一早和陈清风看对眼,以至于处处都有他的帮衬。

    如果没有陈清风,姜甜甜想,自己在这个时代的生活会艰难一百倍。

    她拉住他的衣袖,轻轻摇晃,笑盈盈的说:“小风哥哥,有你真好。”

    甜蜜的告白一说完,她的爪爪就伸了出来,说:“把钱交出来。”

    陈清风失笑,把一百零一块交给了她,姜甜甜深深的吁了一口气,高兴的眼睛弯弯:“加上我们的存款,正好有二百块钱整。”

    她认认真真数钱,陈清风看她小财迷的样子,忍不住想要低头亲她一下。可是好在,他还是一个有理智的人,晓得这样是不可以的,他就那样带着宠溺的眼神看她,她一张张的,数了两遍,将钱揣进了兜里。

    “好了?”陈清风带着笑说。

    姜甜甜立刻将自己的想法说出来,关于囤积花生的事情。

    这个观点,陈清风是很赞同的,虽然花生是比其他的粗粮贵了一点,但是实际上,这东西正适合他们。姜甜甜不晓得,但是陈清风是晓得的,她娘有心让他们早一点成婚,那既然结了婚,自然是要住在一起的,一家人都吃在一起,那么如果饿了想自己做什么,就很不方便了。

    陈清风倒不是怕几个哥哥多想,他是不希望,别人都觉得他们有,就可以占便宜。

    人都是有这样的想法,既然大家都是亲人,你有,就得拿出来给别人均富贵。

    陈清风不怕事儿,但是也不爱惹这些麻烦耽误功夫。

    所以囤花生是很合适的,做都不用做,直接就可以吃。他回来的路上也在想,如果甜甜要屯粮食,屯什么最合适,思来想去,也是花生。

    可以说,两个人是想到一起了。

    “其实,我也是相中了花生,你说,我们算不算心有灵犀一点通?”

    姜甜甜噗嗤一声笑了出来,说:“算呀。”

    有什么,比心有灵犀更加快乐了吗?

    没有的!

    此时已经是傍晚,各家各户都已经做起了饭,烟囱上冒着烟,不过相比于旁人,姜甜甜和陈清风就让人格外羡慕了。两个人都是不干活儿吃白食的。

    原来的时候,村里的姑娘对姜甜甜都没有什么印象,谁让她不出门呢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,那真是明晃晃的嫉妒了。

    谁家的姑娘,有她这么幸运呢。

    还没过门呢,就可以在婆家吃吃喝喝不干活儿了,虽然大家也晓得姜甜甜是交了粮食的。但是,还是嫉妒啊!交了粮食,柴火呢?不说柴火,那做饭呢?这些可都没有的。

    像是现在,就算是不做饭,各家的姑娘也闲不下来,出来捡点木头,挖点菜,这些都是必须的了。可是人家陈清风和姜甜甜偏生在一起遛弯儿。

    遛弯儿!

    你说多气人啊。

    姜甜甜察觉到一些隐隐约约的视线,她立刻挺胸抬头,倍儿有面子的样子。

    她是一只骄傲的小孔雀。

    “甜甜,我想在我的房间挖个地窖,你看成不?”

    姜甜甜:“咦?你说说。”

    “我瞅着我爹娘的意思,估计最多三个月,就能让我们结婚。”

    姜甜甜点头:“大娘跟我透过话儿,想尽快。”

    陈清风:“我是建议,如果结了婚,你还是搬到我家这边,我家的房子不仅是各方面都比你家好。最关键是人多,平时也安全一些。”

    姜甜甜又点头。

    她跟一般的穿越女重生女不一样呀,她不想自己单独过,就想和所有人生活在一起呀。

    分家什么的,她一点也不想!

    热热闹闹的,也方便她偷懒,嘻嘻!

    “那么,你搬过来,粮食怎么办?如果交到公中,我可是一千个一万个不乐意。所以我琢磨着,我在我房间挖一个地窖藏东西,你看怎么样?”

    姜甜甜意味深长的看着陈清风,说:“你这人,果然是很有心眼儿啊!”

    陈清风理直气壮:“谁成家了没有点自己的小心思啊!”

    姜甜甜点头:“也是哦。”

    她发现,陈清风不仅跟她心有灵犀,就连三观都差不多。

    她偷偷的勾了一下他的手指,笑眯眯:“都听你的。”

    陈清风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脸红红的,带着浓浓的喜悦:“你拉我的手。”

    姜甜甜仰头,轻声:“嗯?怎样?”

    娇滴滴带着嗔怪的一句话,说的陈清风脸色发红。两个人都是没谈过恋爱的小清新,偶尔偷偷的牵一下小手手,就觉得好幸福了。

    就像是现在,陈清风就觉得自己幸福的冒泡了。

    他低声:“我愿意永远被你牵着手。”

    姜甜甜扬起了嘴角,她抿着小嘴儿,忍不住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小风哥哥,如果挖地窖,我觉得得做好防水防潮。”姜甜甜觉得,自己真是太太太精明了,在谈恋爱这样的重要时刻,都能想到重要的事儿呢。

    陈清风也没想到,刚才还是甜甜蜜蜜的谈恋爱,怎么转眼就变了呢!

    不过,他又觉得,他们家甜甜说的真是贼有道理。

    花生那玩意儿,要是发霉了潮了的,可就一点也不好吃了。

    陈清风:“好的!”

    他真诚感慨:“如果我爹娘也挖地窖就好了,这样还真是省了我的不少事儿,我当捎儿就给自己这边弄了。等我忽悠一下他们去。”

    姜甜甜:“怎么叫忽悠!”

    她认认真真:“地窖是很实用的!这是为了全家着想,才不是忽悠!”

    陈清风:“对,才不是忽悠!”

    然而,事情就是这么的顺利,陈清风根本就还没有忽悠,晚饭的时候,陈大娘就主动提出来:“老二,过两天你带着兄弟几个,在我屋挖一个地窖。”

    陈二哥:“?”

    陈家其他人也都抬头,齐刷刷的看向了陈大娘,陈大娘说:“怎么地?你们有意见?”

    其他人立刻纷纷摇头,这哪里敢有意见啊!别说是挖一个地窖,就算是挖十个地窖,他们也不敢说话啊!又不是他们当家。

    陈大娘扫了一眼,见大家都没有更多的意见,满意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倒是陈会计这个一家之主开口了:“小六。”

    陈清风被点名,他立刻举手:“到。”

    陈会计嘴角抽搐一下,忍住自己想要打他的冲动,说:“你给我好好的。”

    陈清风嬉皮笑脸:“爹,有啥事儿您就说呗?”

    陈会计:“外面的事儿,你比你几个哥哥更熟悉一些,虽说是挖地窖,但是咱们也不能直接挖一个洞,这样也不稳妥。你出去看看能不能打听打听,这地窖怎么挖更妥当。如果是直接挖在睡觉的里屋儿,有没有什么要注意的。”

    陈会计到底不是一般的老农民,还算是见多识广一点的。

    正是因此,想的也比较稳妥。

    陈清风:“好,这件事儿交给我。”

    难得陈清风没有嬉皮笑脸,大概也是儿子在大事儿上从来不糊涂,所以陈会计也没有叮嘱更多。反而是看向了所有人,认真说:“家里挖地窖的事儿,我不希望任何人出去胡咧咧,要是这么爱说,家里就当没有这个人。”

    陈会计说话和陈大娘说话的分量可不一样。

    陈大娘咋咋呼呼的,整天打断这个腿,打断那个腿,但是真真儿还没怎么对儿子儿媳动过手,就是嘴上威胁罢了。但是陈会计不一样,这个一家之主要么不说话,只要说了,就是做得准的。

    从来都是一个唾沫一个钉,没得回旋的余地。

    大家都谨慎的应了好,家里几个儿子也习惯了处处都听老娘的,也不问为啥。其实也没有什么可问的,不就是为了屯点粮食吗?这在他们这片儿也不是什么稀罕事儿。

    经历过苦难的人都晓得,家里有个地窖还是很方便的。

    村里好些人家都有,但是他们家一直没有。所以这次要挖一个,也不让人意外。

    事情就这么定了下来,陈大娘又琢磨起来鸡蛋的事儿,她抬头看向了几个儿媳妇儿,几个儿媳妇儿被看的一哆嗦。总觉得,她老娘这个眼神儿,不是很对啊!

    陈大娘看着几个儿媳,到底是暂时没说啥。

    老五媳妇儿那边,三鲜包子还不知道卖的什么样,暂时先别收鸡蛋,看看,再看看。

    陈大娘诡异的视线扫了一圈,低头继续吃饭,倒是让几个儿媳妇儿有点吃不下饭了,他们各个儿都带着十分的迷茫,生怕婆婆反手就一个大嘴巴,呼过来。

    总之,忐忑!

    几个人小心翼翼的吃饭,小心翼翼的刷碗,还十分勤快的扫了院子喂了鸡,生怕自己哪一点没有做好,让婆婆抓到小辫子,就要给他们颜色看。

    难道,是跟昨晚他们提出来要去娘家看看有没有鸡蛋有关?

    最近也没得啥事儿,最大的,大抵就是这个了!

    难道,婆婆不高兴了?不高兴他们这样干?几个人思来想去,越来越紧张。他们心里忐忑的像是揣了一只兔子。他们紧张的不行,但是姜甜甜倒是毫无心理负担。

    她这人就是这样,能够吃饱穿暖,别的就不是个事儿。

    她吃完晚饭也没有走人,反而是坐在小板凳上,看陈会计拿出了自己的“为人民服务”大茶缸,这是他七年前的一个奖品。一直用到现在,很珍惜的。

    姜甜甜眼看着他很珍惜的往里面倒入了开水,随后满足的抿了一口。

    她可听陈清风说过了,他爹隔三差五的,偶尔早上会捏小一小点点茶叶,然后泡上热水,足足可以喝一天,十分的享受。姜甜甜原来只是听过,这倒是第一次见,不也正是因为第一次见,她才越发的感受到这个时代的贫困。

    她在现代的那个家,就是她姑姑家,这种品相的茶从来不会买的。就算是做茶叶蛋,都不会选。

    说句那个啥的话,他们家做茶叶蛋的茶,都是五六千块一斤的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呢!

    即便是这样不好的茶叶,也会被人当做珍宝一样对待,不知道为什么,姜甜甜心里有些酸酸涩涩的。陈家人对她挺好的,虽然陈会计话不多,但是没有他的默许,姜甜甜不可能在陈家这么如鱼得水;如果没有他的照拂,想来那两户姓姜的人家也未必不会来找她的麻烦了。

    姜甜甜是那种,你对她一分好,她也报以一分好。

    她看着陈会计,很认真:“大叔,等我以后我和小风哥哥有钱了,给你买很好很好的茶叶。”

    “噗!”陈会计一口茶喷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从她的话里,听出了对他浓浓的同情。

    陈会计低头看看自己的茶叶,他这茶,顶好了啊!

    一时间,竟然不晓得说啥才是,只能茫然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姜甜甜浅浅的笑,说:“我小风哥哥很能干的。”

    陈会计深深的看了姜甜甜一眼,他儿子能干,这事儿他自己都不相信。但是眼看着姜甜甜信任的眼神儿,陈会计也说不出自己儿子不好的话来。

    “别看我小风哥哥干地里的活儿不太行,但是就是有人脑子比较好使呀!三百六十行,行行出状元,干这个不行,干那个不一定不行的呀!”

    姜甜甜眼看陈清风带笑瞅着她,她原本还是同情陈会计呢,转头儿就变成了吹嘘陈清风:“我小风哥哥读了好读书,脑子可好用了。如果是早些年,他就是能当状元的人!”

    陈清风的笑容更大。

    姜甜甜歪着头:“我小风哥哥长得也好看,你说怎么有人长得这么俊朗啊!”

    “咳咳咳!”陈会计实在是坐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真是要了个老命了。

    他木木的有点了点头,起身进了屋。

    真的,受不住姜甜甜对小六子那信赖的眼神儿。

    陈会计原本坐在院子里歇脚儿,但是生生被姜甜甜“恶心”的进了屋。

    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,不过很快的,又露出了笑脸儿。虽然,小六子这人干活儿是真的偷奸耍滑不靠谱。但是当爹的哪有就坚定的看不上自己儿子的?

    虽然自己整天骂,但是眼瞅着别人能看到他的优点。陈会计心里还是高兴。

    他们家小六啊,就是让局势给耽误了,要不然,真的,顶顶也是能出头的文化人。

    这么一想,陈会计心里可不舒舒坦坦。

    要不说,娶妻当娶贤,姜甜甜这个小丫头,虽然跟小六一样干活儿是弱了点,但是真真儿是个好姑娘,跟小六子般配!贼般配!

    在陈家,陈会计那是最严肃的,除了陈小六这个混不吝,别说是其他几个儿媳,就连其他几个儿子看到老爹,都跟老鼠看见了猫。十分的恭敬。

    这样闲话家常可不多,更不会没事儿凑到陈会计身边跟他唠嗑。

    但是,他们不怎么敢,姜甜甜倒是不拿自己当外人。

    她巴拉巴拉一通话,陈会计直接走人。

    几个嫂子默默的看着她,心中心思各异。

    像是陈二嫂,她就觉得,甜丫头还是不了解公公的个性啊!你看,这不就给她扔脸子了?真是小可怜。

    而陈三嫂想的是人,让你得瑟,看看,爹给你脸色看了吧?你越是咋呼,越过的不好。嘻嘻!

    至于陈四嫂则是有点担心姜甜甜,咋就凑到老爷子面前哔哔呢?真是个没心眼的小姑娘啊!

    几个嫂子各有各的想法,倒是忘了自己刚才那一点点忐忑。而他们都用同情的眼神儿看着姜甜甜,姜甜甜自己倒是没觉得有什么。别人对自己是善意还是恶意,姜甜甜再清楚不过了。

    陈会计默默走开,姜甜甜可没觉得他是不高兴了。

    眼看她跟个没事儿人一样,几个妯娌又感慨,这人可真是心大啊。

    “大婶子,陈婶子……”一阵急促的叫声传来:“陈婶子,你快去看看吧,你家老五媳妇儿在村口跟她娘家打起来了!”

    邻居家的二丫匆匆跑来,气喘吁吁。她人还没进院子,已经嚷嚷了出来。

    陈大娘原本还在外屋呢,听到这动静儿,提着擀面杖就窜出来了,嗷了一声,直接奔着村口就跑。

    姜甜甜可没有遇见这样的事儿,她呆愣了一下,还没等反应过来,就看到院子里的几个哥哥嫂子竟然一扫而空。大家都已经窜了出去。

    陈清风:“走,我们也去帮忙!”

    姜甜甜体力和这些整天干活儿人可没法儿比,跟陈清风这种整天“逃命”的人也没法儿比。她气喘吁吁:“你先去,别管我!”

    陈清风哎了一声,先跑过去。

    姜甜甜喘着气,索性也不跑了。

    等她来到村口,已经是最后一批人了,这边几乎是里三层外三层!

    姜甜甜:“让一让,让一让呀,让我进去。”

    大概是也因为她也是“陈家人”,所以大家倒是没怎么为难她,让姜甜甜挤到了中间位置。

    这一看,姜甜甜还真是吃了一惊,苏小麦的头发乱蓬蓬的,脸上有些擦伤和淤青,脖子也是好多血口子。倒是一旁的苏家婆媳和苏家三个闺女,倒是除了头发乱一点,旁的没有什么。

    大队长已经在了!

    姜甜甜挪到陈清风的身边,还没站稳,就听苏小麦说:“既然这么多人都在,那么大家就给我评评理。虽说我是苏家的闺女,但是从小到大,我没有一天吃饱穿暖。可是这些,我都不在意,父母恩情大过天,我不能说一句。我也不会说一句。大家都是一个村子的,我还没嫁人的时候是个啥样儿,大家都晓得。可是我结婚的时候,我爹娘说,给一百块钱,当没有这个女儿!这话,我是到现在都记在心里的。”

    苏大娘正要哭哭啼啼,苏小麦的声音陡然升高,说:“既然当初说断了关系,那为什么又要我从婆家偷东西拿回娘家?我拒绝了,就恨不能打杀了我!这些,我可以不说,我可以瞒着,我可以不说!但是,我那么心心念念的孩子啊!你们就这么给害死了!因为你们希望陈家把我赶走,这样你们就可以再卖我一次!”

    这样歹毒的事情,大家虽然早有猜测,但是被苏小麦亲口说出来,又是不同了。众人指着苏家人,议论纷纷。

    苏小麦:“当初孩子没了,我就说了,我跟你们,没有恩情,只有仇恨!就这样,你们还不知好歹,还要算计我?各位乡亲父老,你们知道他们是来干什么的吗?他们听说我在城里替工赚了钱,是逼着我把那个工作让给我那个不成器的弟弟的!”

    “呵!”所有人都震惊了,看着苏家的眼神,格外的不齿。

    可真是没有听说过,还有这样抢嫁出去闺女的活儿的。

    “别说这工作除了我,人家不要旁人,就算是要,我也是给我婆家,我都嫁出去了,也跟你们恩断义绝了!我为什么要把我的工作让给害死我孩子的凶手?”

    苏小麦:“你看他们给我打的!你们看看!”

    “真不是人!”

    “他们家不是第一回了,就是这么不要脸!”

    “可不是吗?”

    “哪有让出了嫁的闺女这么帮衬娘家的!也是这小麦拎得清。”

    “可不呢!苏家其他几个姑娘,哪有一个拎得清的,家里揭不开锅偷东西都要给娘家的,谁娶了他们真是到了八辈子的霉。”

    “小妹。你别这么说,娘他们……”苏家大妞儿开了口。

    苏小麦冷漠的看她,说:“你给我闭嘴吧,你在给我哔哔,别怪我把那些香的臭的说出来!你们愿意给苏家当狗,我不愿意!敢情儿是那婆媳没有害死你的孩子,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!今天你们帮着他们欺负我,就是从没有把我当做妹妹。以后,我要饭都不会去你们家门口的!你们也别跟我称姐道妹!”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“小妹!”

    “你们都给我闭嘴!”苏小麦叫:“我没有你们这样的父母姐妹,我今天把话撂在这里,我不用陈家帮我。但凡是你们再来找我的茬儿,我就把你们的事情全都说出去!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那些事儿!你们有一个算一个。别以为自己藏的好。大队长,如果我有个三长两短的,就是他们其中一个人害的!不过,我不用您替我做什么,我在城里待了这么久,总也认识几个人,只要我出事儿,到时候自然有人帮我伸冤!会把他们那些个龌蹉,全都大白天下!”

    说完,苏小麦直接推开人群,大步流星就走。

    她虽然这么说,陈大娘扫了一眼,却突然就拎着擀面杖冲了上去:“我这不打你!还以为我们陈家好欺负!苏小麦可是我们家的儿媳!你们几个,给我上!”

    苏家的几个儿媳妇儿二话不说,赶紧冲了上去,嗷嗷的开揍!

    今天婆婆心情不好,得好好表现。

    姜甜甜:“……我的妈。”

    她吞咽一下口水,口退一步,说:“我去看看五嫂,她别是想不开!”

    姜甜甜飞快的跑开,这些老娘们一言不合就打架,她可是控制不住的啊!

    她飞快的跑,终于追上了苏小麦,她小心翼翼的说:“你没事儿吧?”

    不过这一眼看过去,险些一个跟头,苏小麦竟然在笑。

    姜甜甜立刻反应过来:“你故意的?”

    苏小麦:“嗯。”

    姜甜甜抿抿嘴,小声说:“可是你刚才那样说,不怕引来麻烦吗?”

    苏小麦没有停下脚步,甚至没有隐瞒姜甜甜:“他们如果被吓住老实了,算是他们命好;他们如果没被吓住想来害我,不是更好吗?”

    苏小麦淡淡的:“杀人犯法的。”

    姜甜甜豁然间就明白了,苏小麦是故意的。

    她甚至希望,苏家人因为她的话来害她,这样他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去报公安。

    姜甜甜:“……”

    果然不愧是重生女主,是个狠人。

    哦不,是个狼灭!

    不过说实在的,平日看苏小麦还挺正常的,虽然柔中带刚,但是确实是一个很善良的人,不过涉及到苏家人,好像一下子就变了。变得狠毒又冷漠。

    “你要搞事呀?”她软糯的问。

    苏小麦相当温柔的笑,摇头说:“不!恰恰相反,我不是搞事的人!”

    不是个搞事儿的人,却专门干要搞事儿的事儿!狼灭女主,肯定跟一般人不一样的。姜甜甜甚至都在想,到底是苏家人主动去找了苏小麦的麻烦,还是苏小麦引诱他们来找麻烦。

    不好说,真的不好说!

    “你别难过呀。你这么好,喜欢你的人这么多,不要在意不喜欢你的小辣鸡。”姜甜甜笑声安慰她。

    苏小麦低声:“你没有经历过那种被自己人出卖的滋味,不懂的。”

    姜甜甜认真:“不,我懂的。”

    苏小麦诧异的看她一眼,姜甜甜说:“我知道他们对你不好,所以,我懂的。不管你做什么,我都是站在你这边的。”

    苏小麦深深的看了姜甜甜一会儿,带着一丝丝的疑惑,问:“你一开始就对我很善意,为什么?”

    从来没有人像姜甜甜一样,一开始就对她抱有善意。

    姜甜甜:“大概,是因为你长得好看吧。”

    姜甜甜摊手:“我对美人儿最没法子了。”

    苏小麦原本还有些压抑的心,一下子就变得很暖和。

    她笑了出来:“我好看吗?我倒是觉得,我没有你长得好看。”

    她这种女人,就跟一个木头美人没有什么区别。但是姜甜甜不一样,整个人鲜活灵动。她也曾见过这样的女孩子,不过大多都是二十年后城市里娇宠着过着好日子长大的小姑娘。却不会是这样的农村丫头。

    但是姜甜甜这样不谙世事又带着几分小狡黠的灵动,却是鲜活又可爱的。

    她和小六,都是那种充满了活力的人。

    就好像,身上有种绵绵不断的生机,让人羡慕。

    也难怪,这两人能够迅速的看对眼儿。

    也许,人总是会对一个和自己很像的人迅速的一见钟情吧。

    她侧眸看着姜甜甜说:“你真的很美。”

    姜甜甜得意的挺胸,一般人夸奖她好看和一个大美人夸奖她好看,那是截然不同的意思啊!

    姜甜甜觉得,这是对自己美貌的认可,深深认可!

    她得意洋洋,就是没有尾巴,但凡有个尾巴,就要摇晃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一般一般,全国第三。”

    苏小麦嘴角抽搐一下,没忍住,说:“你该不会是要说,第一是婆婆,第二是我吧?”

    姜甜甜睁大了眼睛,认真地说:“喝!你怎么知道的呀!真的哦!”

    拍马屁,就要认真体现在任何一个地方。一时拍一时不拍,这不是很不专业吗?这可不是她姜甜甜的作风呢!她说:“对的呀,虽然是排在你们后面,但是我也很高兴了,毕竟我也是好看那一国的呢。”

    苏小麦难得的笑了出来,她一脸的伤痕,说:“走吧,我们会老屋。”

    姜甜甜:“你直接去我家洗漱得了呗?”

    苏小麦摇头:“等一下肯定是要来人的,你家不方便。”

    姜甜甜恍然大悟,是她没有经验了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就如同苏小麦猜测的一样,她刚洗完脸和手,正在啃饼子呢,就看到有人进了门。这种粗碴子饼子也没有什么背着人的,不是啥好东西,家家户户都这么吃,苏小麦索性坐在了院子里,都不吃菜了。

    陈家婆媳几个带着一干老婆子大姑娘小媳妇儿过来,各个眼神儿都带着兴奋与好奇。

    “麦啊,你没事儿吧?”

    苏小麦洗过之后,伤痕更加的触目惊心,她说:“我没事儿。”

    她浅浅的笑了笑,似乎是带动了脸上的伤,嘴角抽动了一下。

    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抨击起苏家的人,还有那纯属跟着看热闹的王红花则是贼眉鼠眼的打探:“老五媳妇儿啊,刚才听你的话茬儿,莫不是你们老苏家还有啥秘密?”

    大家立刻安静起来,盯住了苏小麦,想要获得第一手八卦!

    苏小麦冷漠的扫了一眼王红花,说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说完了,低头继续啃饼子。

    王红花被她漠视了,心里这个气啊!她在村里一贯都是倚老卖老,这些小媳妇儿可不敢得罪他的,正准备说点什么。又突然想到苏家人,这里可是人家的家,她要是嘴贱,这陈婆子带着几个儿媳妇儿在把她揍了。可就吃亏了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王红花是再三感慨,儿子少,就是这点不好。

    他们家跟老苏家一样,就一个儿啊!

    这么想着,就看到了姜甜甜。

    如果当年没给她爹撵走……是不是早些年有人帮衬,后来还有房子?谁能想到那家人死的那么绝就剩下个小姑娘啊!

    她看着姜甜甜,斥责说:“看见我来了,你也不拿个板凳,谁教你的规矩?”

    姜甜甜没动,脆脆的说:“苏家欺负我五嫂,难看是难看,人家到底还是亲爹妈;我跟你啥关系也没有,你还想来欺负我?你以什么名义呀?厚脸皮!”

    王红花气了个倒仰。

    她立刻就撸袖子,“你这小……”

    “大娘,有母老虎欺负我!”姜甜甜嗷了一声窜到了陈大娘的背后。

    陈大娘擀面杖一抬,怒说:“王红花,你算是哪根葱?跑到我家充大爷?怎么着?你是不是狗屎吃多了,满口喷粪啊!我可告诉你,我陈婆子从不惹事儿,但是也不怕事儿,欺负我家的人,可要掂量一下!甜丫头虽然没过门,但是就是我的儿媳妇儿。你要是敢欺负我们甜丫头。我就让你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!”

    姜甜甜啪啪啪鼓掌:“我大娘最正义了。”

    她真诚的拍马屁:“您凶的样子,就像是盛开的灿烂玫瑰!超美!”

    陈家人:“……”

    围观群众:“……”

    陈大娘绷着笑,说:“我们甜甜,可不是谁都能欺负的!”

    姜甜甜:“就是就是!”

    “你再找茬儿,我娘就对你不客气!”姜甜甜凶凶的。

    她缩在陈大娘的后面,将一个狐假虎威的形象表现的淋漓尽致。

    哎呦这个嘴脸呦。

    一些年纪大的,都不好意思看了,抽搐着嘴角,假装没看见。

    真是,看不下去!

    这马屁精!

    辣眼睛!

    而此时,苏家婆媳与苏家三个女儿都脸色发青的坐在炕上,龇牙咧嘴。

    虽然看着是苏小麦吃了亏,但是他们都晓得,根本不是的!苏小麦发了狂的往他们身上招呼,全打在不能给人看的地方,倒是一点也不打脸。光是头发都给他们薅掉不少。

    而苏小麦是个短发,他们在这上面还占不到什么便宜。

    他们本来五打一,都是落在下风,让苏小麦揍个结结实实。

    她做出一副受了大委屈的样子,倒是引得陈婆子领着几个儿媳又给他们揍了一顿,这真是,双重打击!痛苦至极!

    不过,这些都不重要。

    重要的是,几个人哎呦够了,也不知道缓和了多久。

    突然间,几个人都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苏大娘抿嘴,寻思:是不是我攒的傍身钱,被她晓得了?

    苏家媳妇儿则是想:是不是我偷家里粮食贴补娘家的事儿被发现了?

    苏大姐想:莫不是,小妹知道我男人不能生,我儿子是跟他小叔生的了?

    苏二姐咬牙:我婆婆去年丢的那笔养老钱,是我拿的,被她发现了?

    苏三妹垂眸:我跟杨石头的事儿,被她晓得了?

    “你们有什么事情瞒着我?”异口同声的开口。

    随后,陷入了对彼此的深深怀疑里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