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5章陈清北回来了

香酥栗 / 著投票加入书签

114中文网 www.114zww.com,最快更新穿成年代文里的傻白甜最新章节!

    第55章陈清北回来了

    大东北就是这样,冬天到了,一场雪接着一场雪。

    除了姜甜甜这样不习惯能不出门就不出门的,其他人倒是完全不影响的,有事儿倒是不妨着出来。偶尔也是有人来陈家串门的,不过倒是真的不多。毕竟,能在家里搓草绳,谁要出门呢!多耽误赚钱啊。

    姜甜甜从茅房出来,正往屋里走呢,就听到门口有推门的动静。

    她侧眸一看,嗷了一声叫了出来。

    姜甜甜的叫声贼响,陈清风瞬间就从屋里窜了出来,连鞋都没穿,就这么踩在雪里,一把姜甜甜拉在了身后:“怎么了!”

    陈家人匆匆从屋里出来,只是刚一出来,都愣住了。

    姜甜甜:“这个人要闯进来。”

    就算村里人串门,也没得这么直接推门进来的。大多都要高声打个招呼,这位包的严严实实,背着大行囊过来推门,看起来太奇怪了。

    一身厚棉袄的男人巴拉开脸上的大围巾,又摘下皮帽子,露齿一笑:“小弟。”

    陈清风直接就跑过去,揽住了眼前的男人,使劲儿拍了两下:“五哥,你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整个人就被一把拉开,苏小麦迅速的扑到了陈清北的怀里,死死的抱住了他:“清北。”

    快二十年了,他们两个人,已经快二十年没有见过了。

    苏小麦仅仅的抱着陈清北不撒手,别看她平时忙忙碌碌的从不提陈清北,但其实,忙碌未尝不是希望自己不要闲下来,不要有那么多的时间思念。

    “我想你,我真的好想你。”

    苏小麦抱着陈清北不撒手,陈大娘都挤不上去。

    她缓和一下,说:“快去大队叫你爹回来。”

    陈二哥嗖嗖的跑出门,赶紧往大队部去。

    “赶紧进来,大家都赶紧进来。”陈大娘红了眼眶,盯着五儿子不放,他们一年,才仅仅能见一次而已。上一次见面还是去年过年呢。

    “娘!我回来了!”陈清北伸手抱住老娘。

    陈大娘眼睛更红:“好好好,回来好,快,赶紧屋里暖和。”

    一行人很快的转到屋里,姜甜甜看到陈清风连鞋子都没穿,袜子的全都湿了,赶紧说:“小风哥哥,我给你弄点热水泡个脚暖和一下。”

    陈清风含笑:“我没事。”

    不过话虽如此,倒是自己主动:“我自己来,你上里屋去。”

    姜甜甜浅浅的笑,随后看向了陈清北。只是这一看,就觉得,小说果然是骗人的。但凡是小说里,特别是年代文,男主是军人的类型。大多都是什么气质硬朗、眼神锐利,坚毅不拔,棱角分明。

    大多,都用这样的形容词儿。

    但是,这些词儿,跟现在的陈清北真是挨不上边,一点都挨不上。

    陈清北很秀气,高瘦,皮肤黝黑,但是长相却是秀气的。除了肤色差的远,只说长相,他跟陈清风站在一起,不用多说,旁人都会觉得这两个人是兄弟。

    姜甜甜的视线又扫向了陈家几个兄弟。

    二三四五六,他们五个兄弟,原本看着,其实不怎么像的,但是这次站在一起,却又让人很肯定,他们真的是兄弟。怎么讲呢,你要说陈二哥和陈清风是兄弟,大家都得在心里打个滑儿,这真是没啥地方相似啊。

    可是,仔细看就晓得,如果说,陈二哥是五分,那么陈三哥就是六分,陈四哥是七分……依次类推。骨相差的不大,不过,一个孩子比一个孩子长得好。陈三哥在陈二哥的基础上多了几分柔和,陈四哥又在陈三哥的基础上多了几分清秀。陈五哥……差不多就是这么个情况。

    陈清风这里可以说是老陈家的一个颜值巅峰了。

    “你看什么呢?”陈清风进门就看到姜甜甜大眼睛叽里咕噜的转,他好奇的凑到她的耳边,说了句话。

    姜甜甜被他吓了一跳,顺手就捏陈清风的脸,陈清风笑着躲开:“小笨蛋,捏不着。”

    姜甜甜气鼓鼓:“你很烦。”

    陈清风乐呵呵的:“那你咬我啊。”

    陈大娘忍无可忍回头:“你俩给我注意点。”

    这个话,她一天都要说三遍,真是受不了他们的腻歪了!别的小夫妻,也没这样啊!他们家可是经历过无数次婚事的人,但是如同这两个这样的,真是没有。

    不过……他家老儿子是个啥德行,他们也晓得的。

    陈清北这个时候又把视线放在卷毛小姑娘身上,他看看她,又看小六子,笑了出来:“这是弟妹吧?”

    陈大娘:“他们结婚的时候你没回来,来,我给你介绍一下。甜丫头,这是你五哥;小五子,这是小六子的媳妇儿甜甜。”

    双方赶紧打了招呼。

    陈清北笑:“小六儿和他的媳妇儿很相配。”

    这话引来了全家的共鸣,纷纷点头,十分心有戚戚焉。

    真的特别相配,拍马屁的水平都如出一辙;干活儿不行也是如出一辙,真相配,没毛病。

    姜甜甜看陈清北穿这么厚实,好奇的问:“五哥是在哪里当兵啊?”

    看着装备比他们还齐全呢。

    陈清北笑:“我在大兴安岭那边山区,距离咱们省不算远。”

    这远不远的,要分怎么说,跟其他北方地区或者南方来比,那肯定是不远的。但实际上,他们这也不近的。

    关于自己工作上的事儿,陈清北一般都是不怎么说的,虽然他的部队不是保密级别高的,但是多少也还是注意点更好。他立刻说:“我这次回来给你们带了好些东西。”

    他赶紧去翻自己的行李:“我还带了狍子肉,今晚做一点吧。”

    一听到有肉,几个站在边边角角的小娃都惊呼出来,高兴的神情溢于言表。

    没有什么,比吃肉更加喜悦的。

    “哥,你今年回来的挺早啊!你休息多少天?”

    去年都是腊月二十九晚上才到家,今年这才腊月二十三呢。陈清风心里高兴,但是又担心哥哥回来的早,走的也早。

    陈清北:“我们还是跟往年一样,十五天假。不过我有一个战友家里出事儿没人了,也就不回家了。他把假期让给了我。我这就有三十天假期了。我在路上耽误了快三天。正月二十一回去报道就行,我打算十九出发。”

    这么多假期,不管是陈大娘还是苏小麦,都惊喜极了。

    这对苏小麦来说,又是跟前世不一样的地方,她也不顾及旁的了,拉着陈清北的手不撒开。这在陈家原来来说,是绝对不可能的。这样拉着手像是什么话。

    但是这几个月被姜甜甜和陈清风熏陶的,大家竟然觉得都理所当然了。

    只能说,习惯成自然啊。

    陈清北把放在背包里的一大块狍子肉拿出来,仔细看一看,这足有半只了。

    陈清北得意:“我们那边,这个是很多的。怎么样?不错吧?”

    随后又拿了一包糖出来,看向了几个小不点:“想不想吃糖?”

    小娃们赶紧大声:“想吃。”

    陈清北拆开包装,抓了一把就递给了孩子们,随后要抓,陈大娘一把拉住,夺了过去:“吃那么多干啥,留着慢慢吃。这东西还有吃够的时候?”

    陈清北大概也是习惯老娘的性格了,笑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又拿出了几包点心:“娘,这是我买的,您收着。”

    陈大娘瞪他,问:“你的工资不是都邮回来了吗?一个月就留那么一点点,自己留着花呗?咋还给家里买东西?”

    陈清北乐呵呵的,解释说:“我那边也没有什么可买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还有完成任务,给了一点奖励。不过这个,陈清北没有说,不是要瞒着家里人攒私房钱,而是那些有点危险的事儿,他不好回家说的。别看他娘咋咋呼呼,但实际上没啥心眼儿,不会想到。但是他爹那人却是个精明的,如果真说了,保准瞒不过去。他也不想家里人跟着担心的,索性就不说。

    “你说说你怎么就这么乱花钱,买这么些都是都得十几块了吧?家里什么都有啊。”

    陈清北:“娘,这些都是应该的。”

    他又笑了出来,回家总是喜悦的:“我这么长时间不回来,总是该孝敬孝敬你们二老。”

    陈清北吸了吸鼻子,问:“家里什么味道?这么香。”

    苏小麦立刻叫:“哎呀,我还蒸了蛋糕。”

    好在哦,发现及时,要是真的不及时让这锅蛋糕泡汤,陈大娘大概会打人的。这可是实实在在的金贵粮食啊。

    苏小麦蒸了蛋糕,家里的人都晓得这里面放了多少金贵的东西,眼巴巴的看着。

    陈大娘冷漠:“这么贵的东西,也是你们吃得起的?都给我散开。”

    苏小麦一抬头就看到孩子们馋的流口水的样儿,她笑着说:“一人尝一点吧,咱自家人做了,自家人还没尝过,哪里像话。”

    陈大娘白她:“就你好心。”

    不过倒是没有拒绝,只是,她说:“我来切。”

    陈大娘不是不疼孩子,只不过他们是什么人家呢!这种东西,尝一尝就不错了,真要吃,吃多少是个够?所以她切得很细致,又看家里大大小小眼睛都黏在蛋糕上,她叹息一声,手指头那么粗,切了二十多片,正好一人一片。就这,废了好几块蛋糕呢。

    “一人尝一片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也有份?”陈四哥高兴的问了出来,不过很快的,就知道问这个多余,在老娘的白眼球里很快的下手。

    陈清北一口吃下,诧异的说:“味道真好,娘您啥时候学的做这个?”

    陈大娘幽幽:“你媳妇儿做的。”

    陈清北笑了出来:“媳妇儿你真的好能干。”

    苏小麦眼里带着十分的喜悦。虽说陈清北回来了,但是蛋糕既然做了就不好等,苏小麦把第一锅儿出来之后,又开始忙碌第二锅儿。陈清北眼看媳妇儿忙里忙外,索性进屋上了炕。

    一年不见,家里人好像都起了大变化。

    倒不是说外貌有什么变化,而是精神面貌,好像比去年好了不少。

    陈清北:“来,哥几个上来坐会儿。”

    “你爹咋还不回来。”

    陈二哥叫了老爹之后自己就跑回来了,陈会计正好赶上知青点有事儿,去那边了,说是等一下再回。

    听到知青点,姜甜甜的耳朵动了动,想到了迟晓红。

    陈清北曾经救过迟晓红,正是这次陈清北回来探亲过年,迟晓红才认出了他。并且深深的就缠上了他,极其针对苏小麦。

    姜甜甜抿抿嘴,觉得麦姐对她这么好,她怎么着也得给麦姐扫除一点障碍。

    虽然,社会我麦姐可能根本不需要,但是姜甜甜觉得,不管需不需要,她得表明自己站队的态度。毕竟,吃人家的嘴短呢。她不仅给自己做蛋糕,偷偷烤玉米的时候,也没有落下她哦。

    不过,想到当初大暴雨麦姐还能抓紧机会去薅了一些玉米棒子回来,姜甜甜就要感慨一句这位真是女战士。

    人家对她好,她也得投桃报李哦。

    “知青点又出什么事儿了吗?”姜甜甜脆生生的问了出来。

    陈二哥:“我过去的时候,大队长、爹还有杨桂花正要一起过去。挺着急的,不知道为啥。”

    姜甜甜很肯定的语气:“他们肯定又惹事儿了。”

    提到知青点,都不用姜甜甜多说,立刻就有人配合她了。

    陈二嫂冷笑一声,说:“他们真是就遇到咱们大队这些人了,都是心肠好,没得什么乱七八糟的心思。要是搁在一般的大队,早就对他们不客气了!一个个的没有避暑,都是些惹是生非的搅家精。”

    对于说别人坏话这件事儿,陈三嫂也是很喜欢的啊。

    她说:“我听说,老牛婶最近又去闹了一次,还打了那个田知青一个嘴巴子呢。”

    “田知青原来也不是这样人啊,这都是怎么了。”

    姜甜甜适时的插话:“她们跟迟晓红学的呀。”

    其他几个人心有戚戚焉的点头。

    陈清北眼看自家几个哥哥都点头了,问:“这个迟晓红是谁啊?”

    可不要觉得只有女人爱八卦啊,真的八卦起来,男人也是不遑多让的。没一会儿的功夫,陈家几个兄弟就把迟晓红来了之后的事儿讲了个详详细细。

    陈二哥最后总结:“村里有六七个小子都给迟晓红干了活儿,她今年的工分特别高。不仅换了粮食,还换了钱。不过,村里好几家因为帮她干活儿,自家都没咋干,工分变少了很多。往年还好,今年这个情况,肯定是要难一点了。这女人要是不贤惠,没进门就能给搅得鸡犬不宁啊。”

    “嗤。”陈清风冷笑出来,说:“这事儿也不能都怪人家女人!迟晓红摆明了养鱼塘呢!他们心里不清楚吗?一个个的自己起了色心,愿意往上凑,愿意互相攀比着给迟晓红干活儿。那还能怨着别人?现在想起来自己亏了,那干活儿的时候咋不想?还不是想着,能够得到迟晓红的芳心?既然有所图,就别说的自己多么无辜了。迟晓红不是啥好人,他们也不是啥好鸟儿。”

    陈家人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好像,很有道理。

    姜甜甜崇拜的看着陈清风,攥着小拳头抵在下巴上,星星眼:“我小风哥哥果然头脑清醒有内涵,别人拍马都比不上。”

    陈清风得意的笑,说:“崇拜我吧?”

    姜甜甜点头:“超级崇拜你,怎么办呀?我更喜欢你了啊!”

    “喜欢我,使劲儿喜欢我,嘿嘿。”

    陈家人:“……”

    陈大娘再次出手:“你们给我注意点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,现在是陈大娘的口头禅,不过她觉得,自己总有一天会对这两个家伙视而不见的。

    “咚咚咚!”沉闷的敲锣声响起,陈大娘:“这是咋了?”

    陈四嫂:“我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她很快的跑出门,不过倒是没有耽搁太久,又去而复返:“娘,出、出事儿了!”

    陈四嫂大嗓门:“知青点的迟晓红知青失踪了,大队现在敲锣,呼吁各家的老少爷们出来找人呢。”

    陈大娘:“啥?失踪?”

    她震惊:“好端端的咋还能失踪?”

    陈四嫂:“说是迟晓红知青和田知青闹矛盾,两个人吵了起来。迟晓红打了田知青,田知青前天才被牛婶子揍了一个耳光,这又被迟晓红打了,就一下子受了刺激发疯的给迟晓红按在地上揍。迟晓红挣脱都挣脱不开。其他人也不敢拉架。然后迟晓红好不容易掀开了田知青,就跑了出去。这是今早的事儿了,到现在迟晓红还没回去,她又没穿什么厚衣服。所以知青点就怕了。担心出事儿。”

    别看陈四嫂才出去一会儿,已经打听的很清楚了:“听说他们开始还不想说实话呢!被大队长和咱爹吓唬了一下,才说了实情。大队长怕知青出事儿惹来麻烦,所以赶紧张罗人找了。”

    陈大娘:“这真是个扫把星。”

    大过年的,还要去找人,今天可是小年儿呢。

    不过,她也晓得人命关天,她说:“行了,大家都赶紧去找人吧,总不能让人没了。”

    姜甜甜:“!”

    这年头儿真是不能随便讲人坏话,这刚说完呢。他们就要遭罪的出去找人了。

    不过,陈大娘说的对,虽然迟晓红跟她不是一路人,但是总不能看着她在这冰天雪地里出事儿。姜甜甜:“我回去换件厚棉袄。”

    “甜丫头你就别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陈大娘说:“你这单薄的小体格子,在家里待着吧。”

    她看向了苏小麦,说:“麦啊。你也别去了,你跟甜甜在家里吧,这边蛋糕还没好,你弄着这个,让甜丫头给你打下手。”

    苏小麦:“行。”

    这样人命关天的事儿,其他人都没有磨蹭,连陈清北都穿上棉鞋,准备去了。

    不知道怎么的,姜甜甜突然就觉得,如果剧情真的够强大,那么找到迟晓红的,十之七八就是陈清北。虽然这样的想法很没有道理。但是姜甜甜就是有这种感觉。

    她不好直接提醒陈清北和苏小麦,但是却可以变相的提点呀。

    姜甜甜咳嗽一声,看着陈清风,脆生生的说:“小风哥哥,如果你找到了迟晓红,不许抱她背她搀扶她。那么多女人在呢!让别的大娘搀扶,男女有别,你可别引来什么闲话。再说,迟晓红也不是个省油的灯!我可不想以后有人打着报恩的名义纠缠我男人!而且,她一旦说自己被占了便宜要补偿呢?咱们要帮人,但是也要保护好自己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儿,又说:“哎对了,你也别自己走,跟别人结伴哈。”

    陈清风:“好哒。”

    他摸摸自己的脸,说:“长得帅,确实就比较苦恼了。”

    陈家人一个个的都开始翻白眼。

    陈清北笑了出来,他好久没回来,感觉到小弟的自恋,还觉得挺想念的。

    姜甜甜:“你们别觉得我危言耸听啊!那你们说,迟晓红能不能干出来我说的事儿?”

    陈家人安静下来,很快的,陈大娘说:“我觉得,甜丫头说的有点道理,你们一个个的都别自己走。老五老六,你们俩跟着我吧。”陈大娘觉得,甜丫头说的,真的有点道理。

    那个迟晓红虽然看着是个城里姑娘,整天体体面面,但是占便宜可是毫不留情呢!

    所以,还是小心着点。

    “你们都跟自己媳妇儿一起走。”

    几个儿子赶紧的:“好。”

    姜甜甜:“天冷,小风哥哥把脸围上。”

    她伸手主动为陈清风围上了围巾,缠的乱七八糟,只留出一双眼和鼻孔。

    陈清风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认真:“我现在肯定超级帅。”

    姜甜甜:“……呵呵。”

    北风飘飘,一家人也都挡上了脸,这时村里已经出来好些个人了。别看他们村子平时也是有个小矛盾什么的,但是遇到这样的事儿,可不是那黑心的,什么也不管。

    几乎家家户户都出来人了,大家几个几个组成一队,到处找人。

    陈家几个小孩儿听到外面的声音,都准备出门。姜甜甜转头看他们,说:“天这么冷,而且已经快要天黑了,你们如果出去出了什么事儿,怎么办?”

    她幽幽的说:“你们猜,你奶能干啥?”

    小孩子们立刻老实起来,姜甜甜:“呵呵!”

    苏小麦侧眸看她,说:“你这不像是什么好笑啊。”

    姜甜甜认真解释:“我这叫冷笑。”

    苏小麦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偷偷又切了一块蛋糕,说:“你们几个拿去偷偷吃!不许说!”

    几个小崽崽一听,整个人都精神起来,赶紧飞快的拿起了苏小麦切好的蛋糕,蹭蹭的窜回了屋里,简直是飞毛腿哦!

    苏小麦笑着说:“一个个小屁孩儿。”

    姜甜甜睫毛颤颤,轻声说:“嫂子,有什么,想跟我说吗?”

    不然就不必给孩子们都支开啦。

    苏小麦低声:“上次跟你说的事情,做生意那个。”

    姜甜甜立刻点头,乖巧脸,“然后哩?”

    苏小麦无声的笑了一下,说:“我想在年前,卖一点蛋糕。家里卖,我自己再私下也做一些。一起偷偷卖。”

    她认真的说:“我知道现在粮食又贵又少,但是过年嘛!只要合适,总是有人会买的,而且这本来也不是很常见的东西。我对自己的手艺还是很有信心的!”

    其实她手里是有钱的,也完全够自己把这个生意撑下来。

    但是,她男人回来了,苏小麦真的离开他太久了。久到不想分开一点。如果陈清风出去卖东西,她就得拿出诚意来。

    “我的本钱是有的,你们不用投钱,小六子只负责进货和卖货。他的风险大,纯利润咱们对半分,如何?”这个数额,苏小麦真是相当有诚意了。其实如果她自己卖货,也可以省下这个钱。

    不过,清北回来了,她总归是不舍得离开他的。

    姜甜甜想了想,说:“我不能代替他答应的,这样好了,等他回来,我跟他商量一下吧。”

    苏小麦浅笑:“行,到时候你给我信儿。”

    她低声:“我就是觉得有钱不赚是亏了。”

    姜甜甜笑了起来:“我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两妯娌坐在灶前添柴火,苏小麦说:“咱们的日子,会越过越好的。”

    作为一个知道接下来发展的人,苏小麦觉得自己是可以说出这个话的。

    “我看你也是懂一些知识,不管啥时候,知识都别丢下,说不定以后还多一个机会。”

    姜甜甜点头:“我知道哒。”

    两妯娌说着话,就听到外面传来熙熙攘攘的声音,似乎有人回来了,姜甜甜立刻起身:“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果然,是自家人回来了,她赶紧开门:“人找到了?”

    不然也不会这么快回来。

    陈大娘点头:“找到了。”

    她撇撇嘴,说:“她掉到西边儿的土坡下了。人还是我们找到的呢!”

    姜甜甜:“!”果然如此。

    她赶紧的:“您说说?”

    陈大娘:“大家分开了找人,我们是往西边儿走,等走到西边儿土坡那边儿,是小五子看见了土坡那边的雪滑了。好像是有人踩过,咱们就赶紧过去了,果然看到她掉在了土坡下面。她都冻得昏昏沉沉了。我们叫了人,几个老娘们给她一起搀扶上来的,已经送到卫生所了。卫生所那边说看看情况,不行就得往公社送了。”

    “人没事儿就好,要是知青在咱们大队出事儿,咱们大队也得跟着倒霉。”苏小麦由衷的感慨了一句。

    这话说的也是不假,陈大娘点头:“可不正是这么一个道理。”

    她吐槽一句:“这可真是个祸害。”

    陈清风意味深长:“爹,其实,有些人不适合咱们大队,得早早的报上去,要不然,就这样的早晚还得惹事儿。难道还能次次都给她擦屁股?哪次给咱们憋个大的,闹不好大队长和您都得被撸下去!咱们大队不如趁着这个机会,跟上面反映一下。”

    这个事儿,陈会计和大队长都商量多少回了,没有理由给弄走啊!虽说她惹事儿,但是你不能说她惹事儿就给人弄走吧?多不好看啊!公社肯定也不乐意。

    更更重要的是,这个迟晓红在抓杨石头的事情上,还是受过表扬有功劳的。

    “反应了人弄不走,人家不是还觉得咱有问题?”

    陈清风:“咋就是咱有问题了?你们说都不说,怎么知道不行?你们如果现在顾着面子,那么将来就擎等着倒大霉吧。”

    陈会计又觉得手痒了,“你这个混蛋,你是不是想挨揍?”

    陈清风笑了出来:“爹,你看你,三句话不行就想打人,这样可真不行。我这不是给您出主意吗?”

    “那你给我好好说,咋办!”

    陈清风凑在陈会计的耳边,这样那样嘀咕了几句,陈会计不可思议的看着儿子: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陈清风给他一个神秘微笑:“你听我的,这样真的行。”

    陈会计深深的看了儿子一眼,说:“你就损吧。”

    话是这样说,却又很快的背着手出门。

    陈大娘:“哎哎哎。老头子你干啥去?”

    陈会计乐呵呵的,带着几分意味深长:“我去找一下大队长。”

    陈大娘:“哎!等你吃饭哈。”

    陈大娘看向陈清风:“你靠谱不?”

    陈清风:“那是当然,你就请好儿吧,年后,保准走人。”

    陈大娘:“……?”

    陈清风没有解释的意思,哼着小曲儿进了门。

    陈清北一贯是知道这个弟弟脑子很快,他低声说:“你出主意归出主意,可别给爹惹事儿哈。”

    陈清风:“你看我是个大傻子吗?放心吧!我说没问题就是没问题。再说,我也没干啥。保证啊,到时候迟晓红自己就要走。”

    陈家人:“?”

    迟晓红走不走的,大家是不知道,但是当天晚上,陈清风倒是答应了要去卖东西的事儿。

    他也是艰难的啊!要不是为了多赚点钱给媳妇儿买好吃的,他才不快过年了,还天天淌着雪往城里走,遭那个罪。

    陈清风:“等我赚钱给你买好吃的。”

    姜甜甜:“不管怎么样,你都要小心点,我要你好好的。”

    她搂住陈清风,说:“什么都没有你重要,如果你觉得太辛苦,咱们就不去。”

    陈清风:“就年前这么几天,我拼了!”

    姜甜甜深深的看着他,说:“好吧。”

    关于做生意的事儿,其实陈清风比姜甜甜灵光多了。现在陈清北在家,他倒是也不用甜甜传话了,当天晚上直接来了对门商量。

    陈清北:“……”

    我刚回来,你能不能让我跟我媳妇儿亲人一下?

    陈清风视而不见,说:“我琢磨了一下你这个事儿,蛋糕可行。但是你觉得,什么价钱比较合适?现在成本高这么多,你卖的太便宜,也没有人买的。”

    “公社我不熟悉,不知道他们的购买力怎么样。我给你画个图做个标注,县城有一些地方,我比较熟悉。知道哪里卖合适。我平时把脸画的乱七八糟的,他们不一定记得我的长相,但是记得我的头巾。反正如果有人问起,你就说是我表妹。县里购买力相当可以的。”

    当初她的肉包子也不便宜,一样卖的很好。

    陈清风:“可以。”

    两人又商量了几句,眼看他五哥一脸黝黑的看他,陈清风终于有了点眼力见儿,问:“是不是打扰你们休息了啊?”

    陈清北:“你终于知道了吗?我以为你一点都不知道呢。”

    他揪着弟弟的衣领,直接给人拽到了门口,这个时候,可是没有什么兄弟情的。

    不知道人家小别胜新婚吗?

    这真是饱汉子不知道饿汉子饥啊!

    他一出门,房门就飞快的关上了,砰的一声。

    陈清风摸摸鼻子,回了屋。姜甜甜蒙着被子对着陈清风笑嘻嘻:“你被人撵出来了啊?”

    陈清风:“怎么就是撵,是我自己走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姜甜甜才不相信呢,她说:“我都听到你脚步的踉跄了。”

    陈清风微微眯眼,低声:“怎么地?你想挑衅我?”

    姜甜甜觉得,自己真的好无辜呀,她才没有这个意思呀。

    她理直气壮:“陈清风同志,你不能因为自己被人撵出来,就把事儿怪到我的头上呀。我好无辜的咧。”

    陈清风:“无辜个啥!”

    他一本正经的闹:“我觉得,要惩罚你!”

    姜甜甜说:“才不要,你明天还要早起出门呢。”

    只是陈清风才不想那些呢!

    他低声:“管他呢!反正我就要惩罚你!”

    他立刻上前,姜甜甜嗷了一声,咯咯笑着闪开,陈清风:“我得了个天老爷,你可小点声,是生怕别人听不见是吧?”

    姜甜甜立刻捂住了自己的嘴,掩着笑。双眸亮晶晶的。

    陈清风搂住甜甜,认真:“最喜欢的就是你。”

    姜甜甜:“那你要保证,一辈子都要喜欢我哦。”

    陈清风:“不喜欢你的才是大傻子。”

    他窜进被窝儿,低声:“你这么好看,又这么温柔,是最好的姑娘了。”

    好听的话,姜甜甜最喜欢听了,她眉眼弯弯,开心的翘着嘴角,陈清风圈着她,低声说:“我们真是天生一对呀。”

    姜甜甜:“你到底惩不惩罚我了?不惩罚,我要睡觉了。”

    陈清风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意味深长眯眯眼:“原来,你这叫欲迎还拒啊!我才发现哦,你竟然这么小心机。你早就等着我酱紫酿紫哦!”

    姜甜甜红扑扑着脸蛋儿:“没有点小心机,怎么能糊弄住你这个大坏蛋呢?”

    她很快的揉乱了陈清风的头发,说:“你到底,要不要,怎样呀。”

    陈清风:“要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