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1章野山参

香酥栗 / 著投票加入书签

114中文网 www.114zww.com,最快更新穿成年代文里的傻白甜最新章节!

    第71章野山参

    这一次陈红过来,除了送小车车,还有旁的事情。

    原来,还是跟陈姐夫的厂子有关,陈姐夫他们那个厂子的李主任,升任副厂长了,所以,他又给自己在分厂的儿子调回了采购科。其实按照他的身份,也不是不能给安排到别的地方。但是当初调走那事儿吧,人人都记在心里。

    就有种,不争馒头争口气的感觉。

    李副厂长就坚定的就要让儿子去采购科,哪里跌倒哪里爬起来。

    这不,小李又要面临新一轮的出门采购。

    这老李有气,小李没有啊!他也觉得自己真不是这么块料。可是爹总是亲爹,只能听话了。这不是,这一次出差的地方是吉林那边的山里。要是别的地方,小李也尝试自己去,但是这吉林那边的偏远小地方,他就有点打怵了。

    谁不知道越是往北,越是彪悍啊!

    虽然他也是东北,但是他们这边总归是工业发展比较蓬勃的地方,跟那边儿的深山老林还不一样。所以没得法子,小李又想起了当年“巧舌如簧”的陈清风。

    小李调走之后虽然躲着旧相识,但是跟陈姐夫关系还是成的。这不,又求了过来。陈姐夫是知道小舅子背地里干啥的,不想耽误人家赚钱。但是这小李太惨了,他还真是没辙,只能帮着问问。

    这不,就委托了陈红过来。

    这一趟,也就是二十天到一个月吧,小李那边依旧包吃包住,出三十五。

    要说实在的,陈清风是真的觉得三十五也没有很多。

    毕竟,哥已经不是当初的哥,所以他虽然自己答应考虑,但是却没有怎么想去。

    再说,他走了,他媳妇儿怎么办?他家小七可不是他媳妇儿一个人能照顾得来的。

    不过,苏小麦倒是主动开了口,而且一语惊醒梦中人。

    “按理说,这不是我该插嘴的事儿,但是我是觉得,去一趟未尝不可。都说越是深山老林东西越多,如果能换一些人参之类的东西回来,那可是关键时候能救命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她笑了笑,说:“钱这东西看着是好,但是关键时刻,却不能救命的。而且,那些稀罕的野生人生是一年比一年少,过些年,更难寻了。”

    这话,说的一点也没错。

    陈清风和姜甜甜都是聪明人,一点就透。

    他很快就答应下来那边的事情,并且回收了不少钱。

    陈大娘拿了两千给陈清风,苏小麦一千,他问姜甜甜:“咱家有多少?”

    姜甜甜:“一千一。”

    陈清风:“那也给我一千。”

    他说:“我想过了,只要有机会,我都给换成人参拿回来。我琢磨了,五嫂说的对,这东西太难得了,咱们难得有这样的机会,不抓住的话,以后可没机会去。再说了,这野生的玩意儿,可不就越来越少吗?我爹娘年纪都大了,攒一点也是好事儿。就算是咱用不上,这东西也能卖一个好价钱。”

    姜甜甜:“都听你的。”

    陈清风:“我临走也会带一些香胰子,到时候拿过去倒腾出去。”

    姜甜甜:“你可小心点。”

    陈清风:“我又不是个傻子,当然知道,你就放心吧。”

    姜甜甜往前挪了挪,伸手按住陈清风的后脑勺,与他额头抵着额头:“我跟小七,没有你不行的。你在外面,不许胡来,也更加要小心。”

    陈清风:“我晓得。”

    姜甜甜靠的更近一点。

    陈清风:“我发誓?”

    姜甜甜点头:“你发誓吧,如果你在外面做对不起我的事儿,就立刻被雷劈死。”

    陈清风似笑非笑的说:“我说媳妇儿啊,你可真是够狠的。”

    姜甜甜:“你发不发誓?”

    陈清风:“发!”

    他说:“我发誓,我要是在外面胡来,就让我被雷劈死。”

    姜甜甜心满意足:“这样还不错。”

    她又呢喃开:“不管怎么样,只要人在,比什么都强。不管遇到啥事儿,都别舍命不舍财。你们初来乍到,可得小心。有事儿也想想你还上有老下有小呢。”

    陈清风:“我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虽然姜甜甜絮絮叨叨的,但是陈清风觉得这声音真是软呼极了。他伸手拥住她,说:“媳妇儿,在家等我。”

    姜甜甜嗯了一声,说:“早早回来哦。”

    就这么着,陈清风就请了假,跟着小李两个人一起踏上了去吉林长白山的路,至于他的四千块钱,这倒是没有难住陈清风,陈大娘给他的内裤屁股上缝了两个兜,随身携带,隐蔽藏钱。

    姜甜甜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钱,真是够脏了。

    大概是感觉到亲爹离家,小奶娃小七又闹了一天小脾气,这小家伙儿,顶顶不是个乖娃娃。不过闹来闹去,似乎是知道老爹就是不能回来,小家伙儿终于偃旗息鼓了。

    不过这一次,陈清风还真是足足一个月才回来。

    他回来的时候正是傍晚,风尘仆仆的,头发乱糟糟不说,胡子拉碴,满脸黑眼圈。要不说,有些活儿虽然看着体面,但是也真的很伤身。像是他们这样二三十个小时都在火车上,身上带着东西也不敢随便休息,自然就是这个熊样了。

    姜甜甜飞奔过去,一下子扑到陈清风的怀里:“小风哥哥,我想你了!”

    陈清风拍着媳妇儿的背,说:“我也想你。”

    “以后这样的钱,咱不挣了,你说你咋弄成这个样儿了。”陈大娘真是心疼毁了。别看老太太平日里总是骂儿子,真的有事儿,心疼的也是她。

    陈清风:“哎我的娘哎,让我去,我再也不去了!这次我跟小李子一起去,也真是亏了我机灵啊。要不是我,可就出事儿了。”

    “哎?”一家人都停下了动作,齐刷刷的看着陈清风。

    陈清风拉着姜甜甜一起进了门,这才坐定了:“给点水喝呗?”

    陈四嫂赶紧倒了水:“喝点水。”

    陈清风一口灌下去,说:“我们在路上遇见劫道儿的了。”

    “卧槽!啥个来着?”

    陈清风:“我们往长白山那边走的时候,遇见劫道得了。好在我们运气好机灵逃了,后来遇见一个老猎户,这才脱险。后来在那边安顿下来之后我们才晓得,这种事儿不少。”

    “那边这么危险?”

    陈清风摇头:“不是的,跟在哪儿没有关系,全国各地都一样。那些跑车的最清楚了,就那荒芜的地儿,经常有人劫道儿。他们开车拉货的都且得小心着。路上是万万不敢大意。我们这次也是凑巧遇到这个事儿。”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都是危险的,姜甜甜嘀咕:“再也不去了呀。”

    陈清风:“嗯,不去!”

    他拖着麻袋,说:“娘这是我带回来的,这袋子是榛子,别看不咋值钱,吃着还不错的。还有这袋子是蘑菇。多余的我没带。他们那边有的,咱们这边也有,我是看着这蘑菇便宜才买的。这两大袋子东西,一共是四十块钱。”

    陈大娘哎了一声,说:“还有呢?”

    她指了指地上的大包袱,陈清风拍头:“看我这脑子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我买的貂皮,鞣制好的,一共还是八张,四百块钱。我爹不是总说冬天晚上冷不舒服吗?您给这八张皮子做成大一点的褥子,正好适合你跟我爹躺。据说这玩意儿冬天且暖和。”

    陈大娘瞪大了眼睛:“你个败家玩意儿,你买这个干啥!”

    陈清风:“哎呦喂我的亲娘哎,您出去问问,咱们这边买八张,六百能不能下来。再说,有钱都买不到这么多啊。有这么合适的,您就偷着乐吧!还不知道好歹。”

    陈大娘翻白眼,不过倒是十二分迅速的拆开了包裹,稀罕的摸着柔软的皮毛,不用说就知道冬天这玩意儿多好了。她稀罕的不行,不舍得撒手:“这还真是好东西啊。”

    陈清风:“那您以为呢?”

    陈会计没忍住,也上手抹了一把,不用多说,就知道这东西多好。

    他微微点头,嘴角翘了起来。

    临老了,他还用上好东西了。

    陈大娘:“野山参呢?买到了吗?”

    陈清风:“买到了。”

    老两口没有瞒着的心思,陈清风索性就说了:“这是两支,一支三十年,一支二十年,一共花了七百块钱。我这次出门,您交给我两千块钱。皮子是四百,野山参是七百,这俩是四十,一共是一千一百四十块钱。剩下八百六,喏,我可都还给您了哈。”

    陈大娘赶紧把人参的包裹打开,他们可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好东西,想到这东西的价值,也是觉得值万金。

    “这个是我跟你爹留给咱家做家底儿的东西,你们谁也别惦记。”陈大娘嗖嗖的划拉了一下,都收了起来,随后摆手:“走走走,都回屋吧。”

    陈清风提着自己的小包,说:“那我回屋了。”

    他的小包袱就是走时候带的那个,几个嫂子瞄一眼也没增加多少。

    陈清风和姜甜甜两个人回了屋,他毫不犹豫的就低头在她的脸上香了一下,说:“真想你。”

    姜甜甜低声:“我也是。”

    陈清风使劲儿拥住她,不撒手:“你真好。”

    “呀!蛙蛙挖挖挖!”坐在小车车上的八个月大的小婴儿不断地吐口水,还不知道说了些啥。

    陈清风回头看见儿子坐在小车里,小手儿使劲儿挥舞,很气愤的小样子。他乐呵呵的笑了一下,随后给自己大儿子抱了起来,“想爹没?”

    小家伙儿嗷嗷的唔呀,小小嘴儿吐出小泡泡,叽哩哇啦的,不知道咋说的那么得劲儿。

    陈清风倒是一副能听懂的样儿,嗯嗯了几句,回头看向姜甜甜,说:“他说他这几天特别想我。”

    姜甜甜:“呸哦,你竟是胡说!”

    陈清风挑眉:“那咋胡说呢?他还说她娘也特别想我,晚上还偷偷哭呢。”

    姜甜甜:“才没有!”

    随后眼睛心虚的飘了飘。

    陈清风:“还说没有。你分明就有!”

    他使劲儿的抱了一下姜甜甜,说:“你看儿子都偷偷告诉我了。”

    姜甜甜嘟嘴:“他才不会告状,你就瞎猜。”

    陈清风似笑非笑:“瞎猜我也猜对了。”

    姜甜甜:“你讨厌。”

    她才没有哭鼻子呢,她就是……晚上眼睛里进了沙子。

    嗯呐,进了沙子。

    “你买啥了?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陈清风倒是压低了声音:“我也买了两根野山参。”

    姜甜甜眨巴眼,陈清风:“一只五十年,一只三十年,花了一千一。”

    他拉着姜甜甜低声说:“这种好东西可遇不可求,我们也是太难的才能收到,我不买都对不起我自己。”

    姜甜甜:“你钱够吗?”

    陈清风:“我跟小李借了一百,明儿就给他还回去。”

    姜甜甜:“他知道你……”

    陈清风摇头:“他只知道我买了一个,你当我傻啊!就算他人不错,我也不会漏出去的。不然你当我闲的啊,千里迢迢得背那么些榛子和蘑菇回来。不是打掩护吗?”

    姜甜甜揉揉陈清风的脸:“你好聪明。”

    陈清风:“我其实买了七个,还有三个,两个是给五嫂带的,一个是给大姐带的。大姐那个我在公社的时候给她了。二十年的,二百块钱。大姐临走给我三百,我还给她带了一袋子蘑菇呢,这东西是个菜,不亏。五嫂那两个,三十年的,三百九;十年的一百一。我等会儿给她。”

    姜甜甜感慨:“只有我们有一支五十年的呀。”

    陈清风点头:“对,我琢磨着,这个就算是给爹娘,他们也不舍得用。还不如放在我这儿呢。真有个啥还能用得上。”

    姜甜甜点头:“是这么个道理。”

    小夫妻絮叨了一会儿,姜甜甜这才晓得,还真不是谁去都能找到门路买,换个人,怕是一只都没有。陈清风能买到,还多亏了救了他们的老猎户,嘴甜的人,走到哪里都不会太吃亏。

    就是老人家介绍,陈清风才能买收获多多。

    陈清风:“我们说好了要写信的。”

    这样的人交往起来,那可是有好处的,陈清风这人贼精,自然是愿意的很。

    他说:“我还把咱家发豆芽的技术交给他了。”

    姜甜甜:“?”

    她低声:“你不怕五嫂生气啊。”

    陈清风:“……你当五嫂傻啊,是临走的时候五嫂提醒我。她说做人要交心,才能得到自己想要的,我想她也明白,这东西又不是大街上的萝卜,自然不可能随随便便就买着。还是得有当地人引路。我就靠着嘴甜哪儿行啊,得有实在的。反正咱们这差的十万八千里,他们也耽误不了我的生意。所以我就主动卖乖,把豆芽的事儿教给他了。现在大夏天的自然不觉得,你等冬天再看,就晓得这是多好的事儿了。老爷子聪明着呢,一下子就明白我的意思了,嘿嘿。”

    姜甜甜:“你们都晓得就行。”

    陈清风:“我跟那边说了,如果还有,我也是要的。让大叔给我留意着,大叔答应了。”

    姜甜甜:“你自己看就好,这些我不懂啦!”

    陈清风笑了起来,他戳戳自己儿子的白胖脸蛋儿,说:“小东西今天倒是没哭。”

    姜甜甜:“想你了呗。”

    陈清风乐颠颠的抱着儿子窜:“乖儿子,想爹了吧?等一会儿跟爹一起洗澡啊!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嗷呜!噗噗不!”

    陈清风:“!”

    他惊喜:“卧槽,咱儿子会说话了哎,他还能听懂我的话,他说不!”

    姜甜甜凑上前,点点小胖孩儿,问:“你是拒绝了你爹吗?是不是呀?嗯?”

    “噗噗不!”

    小家伙儿似乎觉得这样很有趣,又噗噗起来。

    姜甜甜黑线,随后问:“你要不要吃奶奶?”

    “噗噗不!”

    行叭,明白了。

    你根本不是真的听懂了。

    你就是想要这样说。

    姜甜甜看向陈清风,说:“你高看你儿子啦。”

    陈清风:“那他也会说话了,会说不了,你说我家娃怎么就这么聪明啊,肯定是像我。”

    姜甜甜叉腰:“胡说,像我!”

    “像我!”

    “像我!”

    俩人争了起来,苏小麦家的双胞胎刚走到门口,就听到俩人争论,两个小家伙儿跑到院子里,奶声奶气的:“奶奶,小叔叔和小婶婶吵架。”

    陈大娘:“吵架?”

    这俩人还能吵架?她不怎么相信了。

    “吵啥?”

    小哥哥想了想,说:“他们再争,小七聪明是像谁。”

    陈家人:“……”

    小妹妹补充:“他们都觉得是像自己。”

    没跑儿了,是他们的性格!

    陈大娘:“我去看看啊。”

    刚走到门口,就听到姜甜甜瓮声瓮气的:“这真是像你。”

    “刚才你还说像你!”陈清风争辩,“媳妇儿,你咋一会儿一变?”

    姜甜甜理直气壮:“聪明是像我,拉屎臭是像你!”

    “哪有你这样的!”陈清风叫。

    姜甜甜:“就这样就这样,要怎样!”

    陈清风:“呜呜,媳妇儿你欺负人……”

    陈大娘嘴角抽搐一下,转身就走,随他们去吧!

    这两个人,就这样了。

    双胞胎好奇的看着陈大娘,问:“奶,您劝好了吗?”

    陈大娘:“没,又在争拉屎臭像谁!”

    两个正打算去找小婴儿玩的小家伙儿一下子止住了脚步。

    拉臭臭了呀!

    那,不要玩了哦!

    两个小家伙儿果断的改变方向:“我们去找小六虎玩儿。”

    小六虎……睡觉觉。

    这个小家活儿最喜欢睡觉了!

    双胞胎:“好愁哦!”

    两个小堂弟,性格真是南辕北辙哦!

    陈大娘:“来,给你们吃喔喔蛋蛋。”

    小家伙儿叫鸡蛋好像有点费劲,小孩子们总是有小孩子们的童趣。

    在他们嘴里,母鸡就是……喔喔。

    小猪就是……哼哼。

    山羊就是……咩咩。

    老牛就是……哞哞。

    “要吃喔喔蛋蛋!”小家伙儿的失落一晃而过,立刻跟着陈大娘就跑掉了。

    苏小麦看着一双机灵的儿女,无奈的笑了笑,转头儿就看到姜甜甜在门口对她勾手指。

    苏小麦扫了一圈,若无其事的进了屋,没多久,她就把剩钱和两只人参收了起来。

    姜甜甜:“五嫂,小风哥哥说,以后可能还有……”

    苏小麦低声:“知道了,如果想要让给我,多少我都要。”

    姜甜甜赶紧点头:“好。”

    两个人犹如接头,说完了,迅速的散开。

    陈清风:“……”

    不至于的吧?

    不管至不至于,反正他们是十分的小心谨慎呢。这次出门一趟,陈清风觉得整个人都要馊了,他烧水洗了澡,叫:“甜甜,甜甜。”

    姜甜甜:“干嘛。”

    陈清风:“帮我剪头发。”

    他看着自己有点长了的头发,说:“你帮我剪。”

    自从结婚,他们夫妻就是互相剪头发,从来没有例外。小七坐在炕上,歪着头看他麻麻给拔拔剪头发,有点不懂的默默自己的头。陈清风眼光的余角看到小七的样子,笑着说:“我们小七看来也很想剪头发了。”

    姜甜甜:“这我可不敢。”

    他们家唯一还要花钱剪头发的,就是这个小家伙儿。

    好在,小家伙儿出生到现在也就剪了一次,省事儿很多。

    “呀。”

    小家伙儿的小爪爪伸向了拔拔的头,指着他的头发咿呀了两句。

    姜甜甜:“小七乖乖,娘给你爹剪头发,你自己玩儿。”

    自己玩儿什么呢?小家伙儿现在所有的心思都被剪头发这件事儿占据了呢。傻乎乎的看着,呆萌的很,小嘴儿咿呀喂个不停。

    姜甜甜很快的给陈清风剪好了,这么多年,熟能生巧呢。

    陈清风自己剃了胡子,说:“这样不错吧?”

    姜甜甜前倾,吧嗒一声,说:“超帅。”

    陈清风含笑搂住了她:“想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呀呀!咦咦呀!”小不点小七看到使劲儿挥舞小手手,就要挣扎着往前扑,完全不管自己还是一个只会爬爬的崽。他嗷呜着就要发动攻势。

    肉呼呼的小身子往前一窜,陈清风飞快的抱住他,吓了一跳:“这熊孩子。”

    姜甜甜也被吓到了,她点着小家伙儿的鼻尖,怒轰轰的说:“你个小坏蛋,怎么可以这样,如果摔倒怎么办?”

    小家伙儿扬着小胖脸儿,咿呀一声。

    姜甜甜继续教育:“这样不可以!”

    她认认真真的用双手打了一个叉,坚定:“不可以!”

    小七跟着学:“呀!”

    两只小手儿也打了一个叉。

    姜甜甜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们家小崽崽,现在正是看啥学啥的时候。

    她鼓鼓脸蛋儿,说:“要是再让我看见你做这么危险的动作,我就打你小屁股!”

    小七睫毛颤颤,不是很懂,不过眼看亲娘脸色很严肃,他讨好的露出“无齿”的笑容,姜甜甜看他牙根儿露出的一点点白色,说:“小风哥哥,他要长牙了。”

    陈清风:“我看看我看看。还真是哦。”

    两个人就这么被转移了注意力。

    姜甜甜:“小孩子长牙也很快哦。”

    陈清风:“长牙就能吃不少东西了,你也省事儿了。”

    现在这样,总归是累了姜甜甜的。

    姜甜甜:“是的呀,五嫂说,等小七长牙了,给他做的肉松饼。”

    说起这个,她捧着脸说:“听起来就很好吃呢。”

    “可不咧!”

    小七好久没有被爹娘同时簇拥了,他转头看看这个,又转头看看那个。似乎很想加入他们的聊天中,咿呀着胡乱挥舞小拳头,也不知道说了个啥,就看到不断的吐着小泡泡。

    “咱家娃可真是精力十足。”陈清风由衷的感慨,不过随即又喜气洋洋的补充了一句:“像我。”

    姜甜甜哼了一声,捏捏他的脸,说:“但凡好的,都好像你。但凡差的,都要像我。陈清风你个大坏蛋。”

    陈清风说:“那以后,好的像你,坏的像我。”

    姜甜甜终于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陈清风看她明媚的笑脸,飞快的低头啾一下她的脸蛋儿,“媳妇儿,你真好看。”

    姜甜甜戳他:“孩子还在呢。”

    陈清风:“他懂什么。”

    姜甜甜:“他最聪明了,很懂哒。”

    小七黑黝黝的大眼睛亮晶晶的,他突然间就使劲儿往姜甜甜身上扑,小嘴儿还努了起来,一脸的要亲亲。

    姜甜甜拍他:“小坏蛋,不是说不许这样扑吗?”

    小七:“叭叭叭叭叭叭!”

    陈清风惊喜:“!”

    他高兴的手舞足蹈:“他叫我爸爸。”

    虽然他们总是叫爹娘,但是城里也有些是叫爸妈,陈清风高兴极了:“我儿子真聪明,都会叫爹了!”

    姜甜甜:“……你觉得,他是叫你吗?”

    小七两只小胳膊张开,像是小翅膀一样,不断的扭动:“叭叭叭叭叭叭!”

    小嘴儿叭叭叭,哪里是叫爸哦。

    陈清风手舞足蹈:“我不管,反正叫了就算。”

    姜甜甜:“你好蠢。”

    陈清风抱着儿子使劲儿啄:“我的乖儿子哎,会叫爸爸啦!哈哈哈哈哈!”

    小七挣扎着想要让他娘抱抱亲亲举高高,但是不知道为什么,他爹反而是更高兴的抱他亲了,小家伙儿左躲右闪,气愤的哎咿呀。

    姜甜甜看着爷俩儿,一个高兴的要命,一个抗拒的要命,忍不住笑倒在炕上。

    “你们俩是两个大活宝吗?”

    陈清风抱着儿子闹,没一会儿的功夫,也不知道这爷俩咋回事儿,倒是都高兴的笑了出来。小七的嗓门儿一点也不低,哇哇的格外厉害。

    姜甜甜盘腿儿坐在炕上,笑的越发的开心……

    有了陈清风陪他闹,小奶娃小七今天睡得比较早。再有精力的小娃娃,体力也是有限的啊。

    陈清风拍着儿子,看他睡得实在的小脸蛋儿,说:“咱儿子像我,一点都没晒黑。”

    姜甜甜:“我平日里也不会让他晒着啊。”

    小七的婴儿车可有遮阳蓬的,姜甜甜此时已经洗漱好了,她上了炕,说:“这段日子你不在家,我好累的。”

    陈清风看她带着水珠儿的脸蛋儿,没忍住,凑上前,低声:“让你更累一点……”

    所有的话,化为了乌有。

    两人许久没有在一起,天蒙蒙亮的时候才睡下……

    陈清风走在枝叶繁茂的山里,他不断往前走,感觉到一阵阵清雅的香气,这样空气宜人的山里,鸟语花香,百花齐放。陈清风继续向前走,没走多远,看到一条小溪。

    他低下身子打算洗把脸,突然间,就感觉到地动山摇,咣当一声,一棵树倒下,直接砸在了他的腿上。

    不过还别说,虽然被一棵树砸在腿上,但是并不很疼,只觉得有些重。陈清风使劲儿挣脱。好不容易,他气喘吁吁的摆脱,意识到这里不安全,陈清风继续往前走,也不知走了多远,又看到一条小溪。

    这山里,小溪咋这么多?

    陈清风又想洗脸,他再次蹲了下来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头熊从天而降,咣当一声,坐在了他的脸上。

    陈清风:“卧槽!”

    他终于被这压迫感造醒了。

    他勉强睁开眼,就感觉到厚重的背影,陈清风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戳戳肉呼呼的小背影,茫然又悲伤的将儿子从自己的脸上挪下来。

    “我说自己这一大早,咋就不能好好睡个觉。你这混小子,还坐我脸上了!”

    怪不得,他梦见自己一头熊坐在了自己的脸上。

    不用说,刚才坐在他腿上的,肯定也是他。

    胖娃娃咿呀呀的笑,被批评的还挺开心的。陈清风坐了起来,此时外面已经大亮了。他转身看一眼姜甜甜,就见她睡得正好呢。陈清风索性也不把窗帘子拉开。

    反正休息一天也是可以的,他重新躺下,打算搂着老婆娃儿一起再睡一会儿。

    只不过,这个时候小胖娃倒是飞快往姜甜甜身边爬了,嘴角还流着口水,呼哧呼哧的,显然是饿了。

    饿了就要找粮食!

    陈清风捞住他:“让你娘再睡一会儿,爹给你泡奶粉。”

    这玩意儿,他出门的时候还没有呢。据甜甜说是前几天苏小麦给她的,虽然小家伙儿的“口粮”很足,但是姜甜甜总有不怎么方便的时候,所以奶粉算是加餐。

    陈清风坐了起来,将儿子捞在怀里,像是抱个布娃娃一样就要下炕。

    他的余光不经意的一扫,没忍住又是一声:“卧槽!”

    这小家伙儿不知道什么时候,尿了!

    小尿布不仅湿了,还在他淘气的爬爬中掉在了陈清风的褥子上,给褥子沾湿了一点。

    陈清风:“……怪不得,那么多小溪。”

    他低头看着儿子,戳他的小肥脸:“你就不干好事儿!”

    小娃娃着急的很,咿咿呀呀的指着姜甜甜,可着急了!

    他!要!吃!奶!奶!

    陈清风:“马上马上,等一下给你冲奶粉!让你娘睡会儿!你个小没良心的。”

    “呀!嗷呜!”小家伙儿不满意!小家伙儿要生气!

    陈清风:“好了好了,别出声儿。”

    姜甜甜一早睡得迷迷糊糊,就听到爷俩儿的声音,她揉揉眼睛,声音带着些刚起床的软糯,问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陈清风眼看姜甜甜醒了,索性也不箍着儿子了,小七摆脱了他爹的辖制,飞快的爬向了姜甜甜,一下子就钻进了被窝儿。

    姜甜甜:“哎呦小祖宗哎。”

    她低声:“孩子饿了。”

    她轻轻的拍着儿子,感觉儿子超大口,“几点了?”

    陈清风:“估计怎么都得八点多了。”

    虽说他们没有手表看时间,但是从小到大习惯了,倒是约莫的差不离。

    姜甜甜:“不早了。”

    果然,一家人洗漱好了出门,也快九点了。

    姜甜甜有点不好意思:“娘,我们起晚了。”

    陈大娘也是打年轻的时候过来的,哪里会不晓得哦。

    她说:“没给你们留早饭,再过会儿就要吃午饭了,就不给你们弄厚实的了。我给你们一人闷一个荷包蛋。”

    姜甜甜高兴:“谢谢娘。”

    超好吃的荷包蛋呀!

    要说起来哦,姜甜甜穿越这么多年了,其实要说亏嘴,那是真的没有的!虽然没有像是现代那样想吃什么就吃什么,但是可比一般人强。隔三差五的改善生活。

    而且,全是无添加,纯天然。

    嘻嘻!

    姜甜甜跟陈清风一人吃了一个鸡蛋,陈大娘超会做荷包蛋的,一口咬下去留下一点点金黄色的蛋黄,纯正溏心蛋。夫妻俩毫不客气,两口干掉。

    小七眼巴巴的看着亲爹娘都在吃东西,好半天,也不见他们喂给自己,哇呜一声,就大哭了起来,委屈极了。

    姜甜甜瞪眼:“你怎么又调皮!”

    小七:“嗷呜,呜呜呜!”

    没有吃的,娘亲还凶巴巴。

    “知道你也想吃,不过你还是个小娃呢!这个不能吃的。”姜甜甜眼看儿子哭的惨兮兮,到底是心疼的呀,哄着他:“这种溏心蛋你不能吃,给你煮鸡蛋吃好不好?”

    小家伙儿也不怎么懂,不过大概是,可以吃的意思?

    他的大泪珠儿挂在白净净的小脸蛋儿上,抽泣看姜甜甜。

    姜甜甜撒娇:“娘……”

    陈大娘戳她额头一下,说:“你呀!”

    话是这么说没错,陈大娘已经麻溜儿的拿出了两个鸡蛋,添了一点点水,熟练的打成蛋糊,随后往里滴了一滴比眼泪还小的花生油,又继续搅拌,搅拌好了,放在了锅里。

    大概是听到陈大娘打鸡蛋的声音,双胞胎咚咚的跑了过来,站在门口看。

    陈大娘扫他们一眼,说:“去院子里等着,人人有份。”

    两个小娃娃高兴:“好!”

    手拉手,开心的去搬小板凳。

    陈大娘:“一个个的都能吃,这幸好是家里条件好了,要是条件不好,看你们还吃啥。”

    姜甜甜萨江的挽住陈大娘的胳膊:“娘,我知道您最好啦!”

    陈大娘:“就你嘴甜。”

    姜甜甜:“才不是嘴甜,我说的都是实话呀!”

    鸡蛋羹是很快的,不过一会儿就冒出香气。小七知道锅里的好吃的是他的,大眼睛亮晶晶的盯着,小鼻子还不断的吸。

    陈大娘:“你个小馋猫。”

    很快的,鸡蛋羹起锅,陈大娘在碗里就给切成了田字格,给拨在四个小碗里:“都来吧。”

    现在家里最小的,就是苏小麦家的双胞胎和小六虎小七了。

    “你俩自己吃!”

    陈大娘又说:“我去喂小六虎。”

    小六虎胃口小一点,所以小七这块就大了点。

    陈清风抱着儿子,小七知道这是给他吃的,还没有吃上,就着急的张大了嘴,啊啊啊个不停。像是一只小家雀儿,张嘴等投喂。

    姜甜甜吹了吹鸡蛋羹,喂他:“小七乖乖,吃鸡蛋羹啦。”

    “啊呜。”小家伙儿一口吃下,满足的眯眼,那小模样儿,跟姜甜甜吃的好了一个样儿。

    陈清风会心的笑了出来。